戲班子

    西牛賀洲,清晨。

    山間的微風徐徐吹過,壓低了艾草,凝在葉片上的露珠緩緩滴落。

    一個白色的身影牽著馬,出現在了路的盡頭。

    鈴鐺激起的聲響在山間緩緩回蕩著。

    白色的衣裳,精致的臉龐,高高束起的發髻,風塵仆仆地。那眉宇之間有一股英氣,卻也有一份揮之不去的疲憊與恍惚。

    許久,她走到山的頂端,望見了遠處喧囂的集市。

    一只雀鳥從她的頭頂飛過,落到了不遠處的枝椏上,為巢里的稚鳥喂食。

    她靜靜地看著遠處的集市中熙熙攘攘的人群,迎著風,目不轉睛。

    西牛賀洲不像南瞻部洲那樣,有大規模統一的人類國度。像這樣規模的集市,方圓百里,怕也就只有這么一處了。

    “繞開,還是進去?”她不由得想。

    好一會,她終究還是邁開了腳步。

    清脆的鈴鐺聲又一次響起了。

    初秋的天氣有一種清冷,卻也夾帶著些許夏的余韻,山野間綠意黯然。

    呼出的氣化作淡淡迷霧,消散在風中。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直到漸漸成為了集市匯聚人流的一員,直到穿行在形形色色的人之中。那目光中閃爍著忐忑、不安、警惕,以及其他種種的情緒。

    握著韁繩的手緊了又緊,以至于都出汗了。直到確定沒有人在特別注意她之后,才稍稍安定了些。

    “姑娘!

    忽然間,一個聲音叫住了她。

    她猛地睜大了眼睛,身體整個僵住了。邁出的步頓在了半空中。呆呆地站在原地,背對著來者,她屏住了呼吸,不敢回頭。

    四周的人群川流不息地走過。

    “買個糖葫蘆嗎?”

    聽到“糖葫蘆”三個字的時候,她才緩緩松了口氣。

    回過頭,她看到一個六十上下的老人,駝著背,手里撐著插滿糖葫蘆的長棍。

    “買一根吧?”一只布滿皺紋的手握著一根糖葫蘆遞到她的面前,老人家布滿皺紋的臉上堆滿了笑。

    瞧著那糖葫蘆,她問:“老人家,你是怎么看出來我是女的?”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男子哪有穿得你這般白凈的,再說了,你的臉……呵呵呵呵!崩先思腋尚χ。

    她有些忐忑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尷尬。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白衣女子靜靜地站著,直到老人家握著糖葫蘆的手都有些無所適從了,她才開口說道:“老人家,我想買,可是……我沒帶錢!

    “沒帶錢?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以前沒見過呢!

    她抿著嘴笑了笑,搖頭道:“老人家,我確實不是本地人。不過,其實也住得不遠,我就住在……”

    轉過身,她伸手想要向某個方向指去,卻又忽然頓住。原本的笑容仿佛被瞬間抽離了一般,只留下一臉的恍惚,到嘴邊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深深吸了口氣,她回過頭,抿著唇,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卻始終飄忽著沒有直視老人。

    氣氛忽然地,有些尷尬了。

    短暫的沉默后,就在那老人家微微張口,準備再說點什么的剎那,她忽然往后退了一步,轉身牽著馬就走,絲毫不理會身后叫喚的老人。

    白霜,這曾經是她的名字,至于現在還是不是,恐怕連她自己也說不清了。

    走開好一段,直到足夠遠了,白霜才悄悄回頭,發現那老人并沒有跟著她。

    望著遠處正在向其他人兜售糖葫蘆的老人,白霜緩緩地舒了口氣。

    正當此時,一陣鑼鼓響起了。

    白霜的目光一下被吸引過去了。

    “來來來,走過路過的父老鄉親們都看過來!”

    一個畫著猴臉戲妝的人跳到木箱子上手舞足蹈地敲著鑼,扯著嗓子高喊道:“戲班子初到貴寶地,排了兩出新戲,請父老鄉親們賞光捧個場。若是覺得好了,給幾個賞錢,若是覺得不好了,也給點掌聲,好不好?”

    經那大嗓門一喊,頓時,人流都朝他聚了過去,形成了一個大圈。

    “你這扮相,演的啥呀?”有人問。

    “這還用說嘛?”猴臉張牙舞爪地比劃了起來。

    “額……猴子!”

    “嘖,算你猜對了一半!”

    “猜對了一半,那你說是啥?”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還有這個!這個!”猴臉揪著自己手上的毛,又伸長了腦袋露出脖子上的毛發,指了指自己臉上的戲妝:“再配上這張兇神惡煞的猴臉!”

    “那不還是猴子嗎?”

    “猴妖!懂嗎?猴妖!你個沒見識的!

    “切——!”圍觀的民眾起了噓聲。

    隔著人群,白霜牽著馬,歪著腦袋,好奇地望著站在高處的猴臉,都要給那滑稽的模樣逗笑了。

    一個穿著灰白長袍,梳著高高發髻的白發老者與白霜擦肩而過徑直走向了旁邊的茶館。

    跨過茶館門檻的瞬間,那白發老者頓住了身形,微微側過臉,有意無意地瞥了白霜一眼。

    “老先生,這邊請!钡晷《奸_眼笑地迎了過來。

    “哦!蹦c了點頭,在店小二的引導下,白發老者順著階梯上了二樓,那目光卻還是有意無意地朝著白霜所在的方位瞥去。

    戲臺前的喧鬧還在繼續著。

    有人高聲嚷嚷道:“要我說呀,你這不只不是猴妖,還不是猴子。演戲你也不下點本錢?猴子的毛發哪里是這樣的?以為我們沒見過呀?”

    “就是就是!演戲也不下本錢,一點都不像!老子打的猴子可比你吃的米還多!”一個獵戶附和道。

    聞言,民眾們紛紛點頭認同,一下子噓聲更盛了。

    那猴臉撓著頭,故作尷尬狀,一只手卻在身后拼命地擺:“快快快!準備開始了,人多好掙錢呀!”

    “哦哦!”戲臺帷幕后伸出的畫著牛頭戲妝的臉連忙點了點頭:“準備開始了!快快快!”

    “別的不說,猴哥招攬生意還是挺行的呀!

    “大伙用心點!上次沒賺到什么錢,這次非賺個滿盆滿缽不可!”

    “好嘞!”

    伴隨著牛頭的一聲吆喝,后臺的眾人們干得更加起勁了。

    茶館二樓的圍欄邊上,白發老者已經找了位置坐下,微微側過臉,那目光緩緩地落到了人群中牽著馬的白霜身上。

    神色之中,似乎有些疑惑。

    此時此刻,顧著看戲的白霜根本沒注意到有這么一雙眼睛正在看著她。

    伴隨著一只衣衫襤褸的牛妖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地登上舞臺,唱詞響起了。

    “居無廬舍兮,流四方。身無裳衣兮,霜風凜。食不果腹兮,成餓殍。更兼那追魂奪命天兵將,將我等慘殺戮……”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對……

    戲臺邊上看戲的,對面階梯口吃瓜的都不由得呆了一下。

    妖怪慘兮兮出來抱怨天兵追殺這算怎么回事?正常的演法難道不是妖怪作惡然后天兵斬妖除魔嗎?

    好在,這種小城鎮的觀眾容忍力一般都是不錯的。只要有得看,管你演的是啥,先看看再說。

    戲雖然詭異,卻還是接著演,熙熙攘攘之間,便到了高潮處。

    伴隨著鑼鼓聲響,戲臺上,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看上去十分滑稽的兩人身穿著簡陋的木甲,一個扮作天將,一個扮作天兵,已經開始追著牛頭轉圈圈了。

    詭異的是,演天兵天將的兩個都戴著面具,反倒是演妖怪的牛頭裸著臉,只畫了臉譜。這跟一般的戲班子可是正好相反。

    一陣吹拉彈唱之后,天兵天將終于是把妖怪“打趴下”了,一陣耀武揚威。

    正當天兵抬起簡陋的長矛作勢要刺那牛妖的時候,那牛妖又唱了起來:“命數不濟兮,將赴黃泉。慘痛絕倫兮,叩告皇天。疾苦呼天地兮,誰將救拔?只有那本領通天,齊天圣!

    “齊天……圣?”

    只聽后臺一陣唱腔起,道:“前方大圣呼我名,呼告慘酷驚我心,莫不是我同族遭危難?且待我查探!”

    還沒等觀眾們想明白,又聽鼓樂之聲大作,一道繩索從戲臺的頂部緩緩吊下來一個人。

    準確地說……是那人自己把自己吊下來了。整個戲班子總共也就五個人,臺上三個,吊著一個,后臺剩下的那個雞妖裝扮的人一個人既要敲鑼,又要打鼓,已是忙得不可開交。

    “喲,這不就是剛剛那個‘猴妖’嗎?這是要干嘛呢?”臺下的觀眾紛紛議論了起來。

    大概是因為要自己拉繩子的關系吧,吊著的猴妖好一會都沒落地,直接在半空中就唱了起來:“原來是那天兵眾,一個個忒兇煞,只將我同族來殺虐,氣煞我恨煞我,且待我施能耐,且待我救窮途,且待我一棒殺翻天兵眾。妖中佼佼兮,舉世稱雄。力拔山河兮,覆地翻天。鋤強扶弱,懲惡揚善,唯我齊天大圣!”

    這段戲詞一出,臺下的民眾一個個都呆若木雞,就連對面臺階上吃西瓜的幾個都不由得停了嘴。

    “救妖怪……打天兵?”

    “呸!”短暫的錯愕之后,對面臺階上吃瓜的民眾吐了口瓜籽,大聲嚷嚷道:“這演的什么鬼東西?”

    “就是!齊天大圣,什么鬼?聽都沒聽過!”臺下的觀眾開始起哄了。

    一塊瓜皮飛上了戲臺,正打在猴臉的腦門上,把妝都給打花了。

    “你們懂什么?齊天大圣,懂嗎?齊天大圣!”還吊在半空中的猴臉竟當眾就跟觀眾互嗆了起來。

    此情此景,外圍的白霜都不由得睜大了眼睛,那茶館二樓喝茶的老者也是微微蹙眉。

    好吧,終究是個轉折,比沒完沒了地追強。

    一時間,圍觀的民眾不由得都提了提神。

    好不容易地,猴臉終于掙扎著落地了,觀眾們沒什么反應,倒是那天兵天將,反應可大了。一個個滿地打滾,哭天搶地。就好像馬上要死了一樣。

    看得觀眾們一個個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戲臺上又是追了起來,這次變成了妖怪追天兵。準確地說,是猴臉追天兵。

    “哎喲,看來主角還沒登場呢?隙ㄓ袀更厲害的天將在后頭!

    “對對對,一定是這樣。每部戲都是這么演的。說不定是二郎神楊戩!”

    短暫的錯愕之后,眾人紛紛猜測了起來。

    然而,這戲的編劇顯然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天兵天將跪地求饒,賭咒發誓以后不再殺妖怪。然后,那“齊天大圣”唱了一句:“開天辟地一桿棍,造化生就神通物,自來我手中,只見過降八方,只見過飲鮮血,下手不饒人,對敵何曾慈?更兼得爾等逞兇威,正待我來開殺戒——!”

    唱完,“啪啪”,兩棍子將天兵天將都“打死”。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全劇終!

    帷幕落下的一刻,原本喧鬧的街道寂靜無聲。

    “妖怪……把天兵打死了?”

    一片瓜皮從對面臺階上吃瓜群眾的手中悄無聲息地滑落,塞滿的嘴都已經定格。

    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張大了嘴巴,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錯愕。就連白霜也不例外。

    長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戲敢這么演的。

    原本喧鬧的集市寂靜無聲,就連小販都忘記叫賣了。

    許久,茶館的二樓上的老者忍不住一下笑了出來。

    好一會,帷幕拉開了,率先出來的是那猴臉:“來來來,各位父老鄉親,戲看完了,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可以回家去拿錢!”

    “拿你媽!”一片瓜皮劃過一條完美的弧線,拍在了他的臉上。

    “揍他!”

    “他娘的什么亂七八糟的戲!”

    “往死里打!”

    無數憤怒的觀眾與白霜擦肩而過,揮舞著拳頭涌上了戲臺,一時間,場面控制不住了。慘叫聲、尖叫聲此起彼伏,亂作一團。

    那猴臉在戲臺上左閃右躲,好不狼狽。

    看著他那模樣,白霜也噗呲一下笑了,一笑過后,卻又恍然若失。

    “如果真有齊天大圣,就好了!蔽⑽⒌拖骂^,她牽著馬,與那蜂擁而來的民眾交錯而過,朝著街道的盡頭走去。

    “白骨精哪里走!”正當此時,一個叱喝聲從身后傳來。

    白霜猛地一回頭。

    只見一紙符篆穿越人群凌空飄來,準確地貼在了她的額頭上。

    一瞬間,一個骷髏的幻影從她身上炸了開來!

    下一刻,當著所有人的面,那骷髏幻影又猛地縮回了白霜體內!

    沉默,如同死寂一般的沉默。原本亂成一團的街道忽然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呆呆地看著,每一個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連剛剛被揍得滿地找牙的猴臉也撐著傾斜的戲臺緩緩地起身,睜大眼睛錯愕了去。

    短暫的暈眩之后,白霜伸手撕掉了貼在自己額頭上的符篆,一臉慘白地捂著胸口重重地喘著。

    冷汗從她的額頭緩緩滑落。

    她緩緩地抬起頭,死死地望著前方。

    “妖怪呀——!”

    一聲尖叫之下,街道上頓時炸了鍋,無數的民眾爭相奔逃。

    一片混亂之中,只有兩個人還一動不動地站著,一個是白霜,另一個則是戲臺邊上的猴臉。

    他微微歪著腦袋,有些好奇地盯著白霜看。

    閣樓上,白發老者的雙目緩緩瞇成了一條縫。

    人群中,一個穿著不合身的道袍,握著一柄拂塵的中年道士帶著自己的道徒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瞪圓了雙眼怒視著白霜,拉長了聲音喊道:“都別慌——!有貧道在此,白骨精傷不了你們!”

    二樓茶座上的老者微微蹙起了眉。

    望見那道士,白霜緩緩干咽了口唾沫,握著韁繩的手在微微地顫,微微地顫。

    道士的嘴角揚起了:“怎么,沒想到貧道會追到這里吧?”

    話音未落,只見白霜已經一個轉身翻上了馬背。

    “駕!”一聲叱喝,馬已經揚起蹄子朝著與那道士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路上民眾紛紛奔逃退讓。

    剛剛被打趴下的戲子們一個個起身,望著白霜絕塵而去的背影,面面相覷。此時此刻,他們已經連同猴臉一同被人遺忘在角落里了。

    道士微微一笑,道:“你,跑不了!

    茶座上的老者微微仰起頭,看著白霜騎著馬很快從街道的這頭沖到了那頭。

    然而,就在白霜準備轉彎的時候,一群民夫出現了。

    他們手持削尖了的長棍聚集在一起,組成了拒馬陣!

    白霜猛地一驚,連忙勒緊了韁繩調轉馬頭,雙腿一夾,馬又一次奔騰了起來?上н沒跑幾步,一道長長的繩索已橫在了她的身前。

    沒有退路了。

    稚嫩的小姑娘雙眉緊蹙,一咬牙,用力一扯,馬一躍而起,從那繩索上跳了過去。

    還沒等那馬兒站穩,只見四周的小巷子里已經涌出了大量的民夫。

    與先前的民夫一樣,他們手持削尖了的木棍,組成了拒馬陣將白霜團團圍了起來。白霜只得在那拒馬陣的正中馭使著馬左沖右突。

    可,哪那么容易?任她如何掙扎,那包圍圈是越縮越小。

    這一刻,小姑娘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道士站在遠處靜靜地瞧著,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一個民夫趁著白霜不注意,往前一步,一記橫掃重重打在馬腿上。

    頓時,馬身驟然一傾,白霜被甩到了一旁,對著街邊的面粉攤狠狠地砸了下去。

    重重一摔之下,整個攤檔頓時塌陷了,雪白的面粉迅速翻滾著蔓延了開來。

    那道士已經卷著衣袖,踱著小步緩緩來到正中。

    沙塵散去,塌陷的攤檔中顯現出了白霜嬌小的身影,渾身上下都已經覆上一層灰白色的微塵。

    她蜷縮著,驚恐地望著那道士。

    一縷鮮血從嘴角緩緩的滴落,在這白茫茫一片之中,異常地刺眼。

    人群中,一對蹣跚的老夫婦被引了出來。

    望見那對老夫婦的瞬間,白霜猛地呆了一下,眼淚奪眶而出。

    “爹,娘……”那聲音在微微顫抖著。

    老頭子閉上眼睛,微微側過臉去不忍看白霜。至于那老婦人,則是已經整個給道士跪了下去,伸手去拉道士的衣角道:“道長,道長,一定是搞錯了,你看,她流血了,她一定是我家霜兒沒錯呀!求道長……”

    還沒等她說完,道士已經一把將白霜的母親推了開去,怒斥道:“大膽白骨精,事到如今,竟還想著迷惑白家二老!說!你是怎么占據白家姑娘的肉身的!”

    “我沒有,你冤枉我!”白霜扯著嗓子哭喊道。

    “哼!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此等妖孽,看貧道這就收了你!”

    抿著茶,那端坐在二樓的白發老者喃喃自語道:“白骨化形成妖,沒有妖氣,又保留了生前的記憶,倒是稀罕!

    說著,他已經撐著桌案緩緩站了起來,從衣袖中摸出了幾個銅板。

    正當此時,那道士已經抽出一旁道徒手中的長劍快步走到白霜面前,口中念念有詞,往前邁開兩步,舉起手中的劍對準白霜的胸口就要刺下去!

    “住手——!”一個聲音傳來了。

    白發老者的身形忽地頓住了,側臉朝著遠處望去。

    仰起頭,眾人看到一個身影站在高處,背對著街道。

    刺目的陽光下,只能隱約看到一身鎧甲的輪廓。

    茶座上的白發老者不由得愣了一下。

    “什么人?”道士舉著長劍叱喝道。

    話音未落,卻聽那人忽地唱了起來:“出海求道兮,九死一生。大仙授業兮,超跳死生。四海遨游兮,自在逍遙。且看我聚妖眾,且看我為妖請命掙活路。凡我族眾,皆蒙庇護,誓不教子民妄生死——!”

    那結尾一個“死”字,硬生生拉出了顫音。

    這一唱,在場的眾人更加懵了。這……什么情況?

    猶豫了半晌,道士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是……”

    “西方,齊!天!大!圣!”

    一字一頓,這四個字一出來,頓時,大街上的人們都怔住了,一個個面面相覷。

    “齊天大圣?”白霜呆呆地望著那身影。

    “真有齊天大圣?”

    聲聲議論入耳,就連道士都聽得有些忐忑了。

    一旁的道徒小聲問道:“師傅,齊天大圣是什么?”

    “就是,就是……我也不知道!睊吡艘谎鬯闹茏h論紛紛的民眾,道士小聲說道:“看他們的樣子,好像都知道似的,還是小心點為妙!

    原本混亂的街道就這么驟然安靜了下來,屋頂上居高臨下的“齊天大圣”不動,那街道上的民夫、道士也不動。

    雙方對峙著,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

    站在二樓的白發老者緩緩地搖頭,淡淡笑了。

    一縷白云飄過,緩緩遮住了陽光,顯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張猴臉臉譜?

    “別被他騙了!他就是剛剛那個演猴妖的!”有人呼喊道。

    “哎呀,露底了!那就再見了各位!啊哈哈哈哈!”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那站在屋頂上的猴臉已經撒開腿一溜煙跑了。

    低下頭,道士猛地發現白霜不見了!左顧右盼之下,他才發現白霜不知何時,已經被另外幾個戲子扛著跑到了街道的拐角處!

    “追——!別讓他們跑了!”

    一聲叱喝,那些個圍攻白霜的民夫才一個個邁開腳步,狼狽地朝著他們離去的方向追去。很多人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街道上一片亂糟糟的。

    那茶館二樓本要離去了老者稍稍猶豫了一下,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遠遠地看著。

    很快,戲班子一伙扛著白霜,迅速從小鎮的這一頭狂奔到了那一頭。

    “你們是什么人?”

    “我們不是人!

    “不是人?那是……妖怪?”

    “你說呢?”狂奔中的猴臉側過臉對著被牛臉扛在肩上的白霜咧嘴笑。

    是的,這是一只真猴妖。不只猴妖是真的,什么牛妖雞妖,全都是真的!整個戲班子都是妖怪!

    一幫子妖怪畫了臉譜……演妖怪?

    白霜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猴臉,那腦子都有點卡殼了,轉不過彎來。

    “這邊!”一個急剎,猴臉趁著四下無人轉身遁入小巷里。

    “哦!好!”那扛著白霜的牛頭連忙跟上。

    其他的妖怪也紛紛跟著擠入小巷里,一時間,小巷擁擠不堪。

    很快,道士帶著追擊的民夫從他們的身旁蜂擁而過。

    那雞冠頭擠到猴臉身邊,壓低聲音叱道:“你有病吧?我們的家當全沒了!”

    “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沒聽過?何況是這么俊俏的小妹妹!闭f著,猴臉伸出一指挑起白霜的下巴。

    這一挑,白霜臉刷的一下白了,怔怔地望著猴臉。

    “我搶來當壓寨夫人,你有意見?”

    “你!”雞冠頭一時語塞。

    伸長了腦袋朝外面望了望,猴臉一個轉身躡手躡腳地溜了出去。

    “快,沒人,趕緊往這邊跑!

    隨著猴臉伸手一招,一窩子妖怪又從巷子里涌了出來,扛著白霜開始往反方向跑。

    不一會,已經從那白發老者的眼皮底下溜了過去。那四周的路人一個個呆呆地看著他們,甚至都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么事。

    路過戲臺的時候,雞冠頭順道將遺留的錢袋子翻出,揣在懷里,這才戀戀不舍地跟上大隊。

    而直到此時,追錯了方向的道士才氣喘吁吁地帶著人馬往回追,等到他們趕到戲臺子的時候,已經被甩得老遠了。

    看著一個個東歪西倒的民夫,又看了一眼早已遠在天邊的眾妖,道士也是無奈,只得扯著嗓子喊道:“白骨精,貧道遲早要捉住你——!”

    剛一喊完,他自己也一屁股坐地上了,躺著半天說不出話來。

    ……

    “這猴妖雖是小妖,卻很有急才,難得!闭f著,白發老者默默點了點頭,將握在手中的銅板放到了桌案上,起身,離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