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一章:妖都

第一章:妖都

    南瞻部洲,晴空萬里。

    云層上,三艘近百丈的龐大戰艦緩緩航行著。

    風帆在疾風中鼓成了圓弧的形狀,兩側伸展出的長達十丈的巨大船槳如同魚的翅一般撐開。龍頭撞角,嵌金的艦體,華麗而威武。

    那最高處,是一面巨大的旗幟,用象形文字寫的“龍字”。張牙舞爪之間,巨龍握著龍珠,吞吐著火焰。

    “轉舵——!”伴隨著桅桿上蝦兵的一聲叱喝,三艘戰艦的將士整齊地吶喊,齊齊施力,擺動了巨帆。

    戰艦微微地傾斜了,如同入水的巨鯨一般撞向了云海。下一刻,這三艘戰艦已經穿越了云層,將云霧拉出了長長的弧線。

    展現在眼前的,是無邊無際的大地。

    綿延的高山覆蓋著白雪,清澈的溪水在山間流淌,密布的樹木之間,有野獸緩緩抬頭張望。

    遠遠的,天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平原。平原的正中,是一個黑色的,高高隆起的火山。即使在這樣的距離之下,依舊可以看到火山口上不斷冒起的熱氣。在那火山邊上,更是懸浮著無數碟狀的陸地。越靠近火山口,浮石越多。浮石之間,更有數不盡的如同蜂群一般的黑影在往返。

    隨著三艘戰艦的緩緩前行,慢慢地,浮石上顯露了無數灰黑色的建筑。

    不只是浮石上,還有地面上。平原之所以是黑色的,并不是因為本來就是黑色的,而是因為環繞著火山的數十里范圍內,竟都被鋪滿了黑色的建筑!

    數不盡的身影穿梭在星羅棋布的街道中。

    靠著舷窗托著腮,船艙里的萬圣公主暖暖顯然被這一幕驚到了。

    再抬頭,她猛然發現艦隊的四周已經懸浮了無數的船只。剛剛在遠處看到的“蜂群”,竟然都是懸空的船……

    與龍宮的戰艦不同。眼前的這些,顯得粗獷而樸素,僅有的裝飾是那張牙舞爪的妖族圖騰。要說好看比不上龍宮的,要說威武也比不上龍宮的,可是……那數量,卻多得讓人頭皮發麻……

    許久,看花了眼的萬圣公主只能憋出三個字:“好厲害……”

    “比我們東海龍宮還厲害嗎?”一個溫文爾雅的女聲傳來。

    回過頭,萬圣公主望向了坐在梳妝臺前一襲藍色長裙的敖聽心。

    這是一個如水一般的女子,有著如畫般的面容,一舉一動之間都透著溫婉明媚的氣息,那精致到無可挑剔的衣著有一種說不出的貴氣。

    一旁的兩個侍女正在細細地幫她梳妝。

    嘟了嘟嘴,暖暖輕聲嘆道:“聽心姐,這不一樣。龍宮,是貴,是好看,這里是……”

    “大氣?”

    “對對對,大氣!”暖暖連忙點頭,卻又疑惑了起來,道:“可是,我不太明白,為什么他們什么都是黑色的?難道其他顏色,就都不好看了嗎?”

    敖聽心輕輕抿了一口胭脂紙,道:“你知道墨宇嗎?”

    “墨宇?不知道!迸瘬u了搖頭。

    “墨宇,是妖皇帝俊的宮殿。整座宮殿都是黑色的。上行下效,于是,妖都,就都是黑色的了!

    “原來是妖皇喜歡黑色呀!

    “也不算是吧,個中因由,要說清楚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這次我們會見到妖皇帝俊嗎?聽說,他可是三界之中數一數二的美男子呢。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闭f著,萬圣公主已經樂開了花。

    瞧著暗自欣喜的暖暖,敖聽心無奈笑了笑:“原來,你吵著要跟我來,是想見妖皇呀。不是說要學做生意,好替你父王分擔的嗎?”

    “做生意和看美男可以兼顧一下的嘛!迸沧斓溃骸耙俏覍嵲跊]做生意的天賦,那就給父王招一個會做生意的女婿!”

    “是是是,你說得對!卑铰犘难谥叫α似饋,道:“過來幫我畫眉!

    說著,敖聽心已經拿起了眉筆。

    “好嘞!”暖暖樂呵呵地走到了敖聽心身后接過眉筆:“聽心姐,我們是不是真的會見到帝俊呀?”

    “應該……見不到。帝俊已經百年沒有臨朝了,我都沒見過他!

    “那你打扮這么好看干嘛?”

    “我們出門在外,代表的是龍族的威嚴。無論見的是誰,我們都要美。明白嗎?”

    “哦……明白了!迸行┦卮鸬。

    陽光下,旗艦緩緩傾斜朝著火山峭壁上一個突出的平臺靠了過去。那平臺上早已站滿了等候的人……或者說,妖怪。

    艙門打開,棧橋放下,很快,數十名穿著厚厚甲胄的蟹將涌上了平臺,夾道列開了隊伍。

    那一面面金色的盾牌上刻著的,是龍族的圖騰。

    直到列隊完畢,紅色的地毯從艙內鋪了下來,艙門處才出現了敖聽心的身影。藍色嵌金的宮廷長裙拖地而行,高高梳起的發飾,端莊而肅穆。那身后緊緊跟著的,是穿著橘色長裙的暖暖。

    望見迎接的妖群中那高達十丈的巨大樹人,暖暖微微驚了一驚。

    “那是……”

    “樹妖。妖國有六族,木族,是其中一族。人數不多,但一般重活都是他們干,是不可或缺的一族。有時候我們龍宮都得求助他們呢!

    說著,敖聽心已經踏上了棧橋,沿著地毯一步步朝著平臺走去。

    迎接的妖群中一個女子出列了。

    她穿著翠綠的衣裳,那面容恬靜得像個仙子。

    將雙手舉到齊眉處,女子對著敖聽心行了一禮,朗聲道:“臣,孔竅司司禮青羽,奉吾皇之命前來迎接四公主!”

    一步步走到青羽面前,敖聽心福身恭敬地回了一禮,道:“青羽姐姐,許久不見,別來無恙!

    見狀,暖暖也連忙跟著敖聽心一起行禮。

    朝著暖暖看了一眼,青羽輕聲問道:“這位是……”

    “這是我堂妹,萬圣公主。青羽姐姐叫她暖暖便可!

    “碧波潭龍宮萬圣公主?”

    “正是!迸B忙回應道。說著,又是行了一禮。

    “快免禮!鼻嘤疬B忙上前攙扶,道:“我與聽心也算是舊識了,她的堂妹,就是我的堂妹,無須多禮!

    “謝青羽姐!痹僖桓I,暖暖這才起來。頗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那目光在敖聽心與青羽身上不斷來回。

    對于龍族來說,妖國,就是一個龐然大物。除了至高無上的妖皇帝俊之外,妖國還有掌握兵權的六大妖王和控制所有行政樞紐的丞相多目怪、五司執掌。而眼前這位孔竅司司禮青羽,便是五司執掌之一了。

    暖暖做夢也想不到來迎接的,竟然是五司執掌之一,而且對敖聽心的態度還如此親密。

    簡單地寒暄了一番,三人便在眾多妖怪的簇擁下走入了升降梯。

    在一旁巨大樹人的操控下,升降梯進入了隧道之中,開始緩緩下降了。

    而直到此時,暖暖才發現了一件事。

    “聽心姐,我們另外兩艘艦呢?”

    “當然是去卸貨咯。我們可是來朝貢的,難道還有把禮物帶回去的道理?”

    “原來如此。對了,聽心姐,我們這送的禮物是啥呀?”

    “銀爪!

    “銀爪?”暖暖愣了一下,蹙著眉頭想了好一會,道:“銀爪不是妖國的貨幣嘛?他們想要,做就是了。用得著我們送嗎?”

    聞言,一旁的青羽掩著唇笑了起來。

    敖聽心瞥了暖暖一眼,淡淡道:“精金是天庭的貨幣,銀爪,則是妖國的貨幣,這沒錯。但是,無論是精金還是銀爪,那都是以信用擔保而流通的貨幣。雖說想做多少就可以做多少,但如果真如此做,必然物價飛漲。到頭來,傷的是自己的信用,稍有不慎,更可能導致整個國家崩潰。所以……”

    話到此處,敖聽心眉目帶笑地看了一旁的青羽一眼,道:“他們那位多目丞相,怎么可能接受代表自己信用的銀爪被我龍宮大量握著呢?送銀爪,可謂是正合了他的意!

    “代表信用?”暖暖聽得一頭霧水。

    見狀,敖聽心接著解釋道:“想要經商,首先得明白‘錢’是什么。其實,這也是一種生意。我龍宮做的是小生意,講求的不過一買一賣,有利便可。妖國有六族,上下千萬妖眾,遍布各地,個中形勢復雜無比,牽一發而動全身,做的是大生意,講求的,則是調控。多目丞相呀,便是做這大生意的好手了!

    暖暖還是不懂。

    青羽掩著唇笑了笑,挽著暖暖的手道:“別聽她的。好好一個姑娘家,你沒事都給人灌輸些什么呀?非得把人都教到和你一樣功利不可嗎?”

    “堂堂孔竅司司禮跟我說不要功利,合適嗎?”敖聽心笑著說道。

    忽然間,暖暖又想到了一個問題,低聲問道:“青羽姐你是……”

    “孔雀精!鼻嘤鸬鸬。

    轉眼之間,升降梯已經直入了地底。

    當那門拉開的時候,暖暖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

    “這是……”

    展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空間。

    巨大到何種程度?暖暖也說不出來?梢哉f,已經是另一片天地了。

    這是一個紅色的世界。

    紅色的熔巖冒著騰騰的熱氣順著四周的巖壁流淌而下,變成一道道河流,最終,又在巨大空間底部正中匯成了一個紅色湖泊。將這龐大地下空間里所有的一切都映成了紅色。

    那湖泊邊上,是密密麻麻,看上去詭異無比的黑色的,妖的建筑。

    其實,不僅僅是湖泊邊上,整個空間底部的平原上除了正中熔巖湖泊之外,所有的地方都鋪滿了黑色的建筑,與那地表一樣,各種街道縱橫交錯。甚至連四周的巖壁上都布滿了各種隧道與半懸的建筑。

    此刻,眾人的位置便在高達數百丈的巖壁正中。踏出升降梯,便是一道被無數鐵鏈拉扯著的,長長的懸空石橋。石橋的末端,是一個巨大的蜂巢。

    與那蜂巢相連的,還有四面八方無數的石橋,以至于用于固定石橋的鐵鏈看上去就好像這巨大空間頂部結滿的蜘蛛網一般。

    這里,就是權傾三界的妖國最核心的部分了。

    “請!鼻嘤鹕焓值。

    敖聽心默默點了點頭,邁開了腳步。

    一路上,暖暖已經驚得合不攏嘴了。從石橋上往下望,那些個穿梭在街道之中的妖怪就好像一粒粒的沙子一般。甚至他不動,你完全都不知道那是一只妖怪站在那里。

    “這里住了多少妖怪?”

    “六百萬!

    “這么大的城市,得耗費多少人力物力呀?你們是憑空在地底挖出來的嗎?”

    “多少人力物力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建這里耗費了一萬年!

    “一萬年……”

    暖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青羽則是一臉的得意。

    是呀,怎么能不得意呢?妖都,就是妖族的驕傲,它代表的是妖族的文明。而創立它的妖皇帝俊,則是妖族的神。

    不多時,眾人已經走過了長長的石橋,走入了巨大的蜂巢。

    在遠處看的時候,蜂巢的每一個孔都只有豆丁大小,然而,當走近的時候,暖暖才知道這里的每一個出口,都有十五丈高,十丈寬。即使是剛才在平臺上看到的巨大樹人也能輕易通過。

    “這里是……”

    “妖巢!鼻嘤鹞⑿χ鸬溃骸白铋_始我們還沒起名,天庭的人就這么喊了。后來,也就干脆叫妖巢了。妖的巢穴,挺貼切的!

    “妖巢,妖巢……”低下頭,暖暖默念了幾遍。

    鐵架上的火吱吱地燃燒著,將通道照得通紅,照亮了兩側巖壁浮雕上一張張猙獰的妖的臉孔。

    “這是妖的歷史!

    “一萬年的歷史……”

    青羽說得輕描淡寫,暖暖卻錯愕了。

    父王只有一千歲,她都感覺很久很久了,一萬年,那該是多么漫長的歲月呀?

    在這一萬年里,能發生多少事情呢?

    暖暖說不清,但從走過的石壁上的畫面來看,妖的歷史,是血腥的,比她一開始想象的,要厚重得多。

    很快,他們來到了一個巨大的鐵門前,停下了腳步,望見了巨大牌匾上的三個大字。

    “萬妖殿?”

    “妖族的議事廳。妖有六族,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訴求,各種意見五花八門。為了維持妖族的團結,妖皇帝俊設置了長老會,由各族代表組成。是妖族最高的權力機構。我們常說的六妖王、五執掌、多目丞相,雖說都是權勢滔天的大妖,但他們最終還是需要對妖皇帝俊以及長老會負責!

    “怎么?原來在聽心妹妹眼中,青羽是權勢滔天的大妖呀?”青羽輕笑道。

    “不是嗎?”

    “是嗎?”

    一問一答間,兩個人都笑了。

    站在一旁的暖暖忽然有點忐忑了。

    深深吸了口氣,敖聽心雙手交叉腰間,挺直了腰桿一臉肅穆地面對著緊閉的大門。

    那目光如同止水一般。

    見狀,暖暖也連忙學著她的樣子。

    “有請龍四公主,敖聽心覲見——!”

    “有請龍四公主,敖聽心覲見——!”

    一聲叱喝從遠處傳來,又幾經轉達,直到近在咫尺,大門轟然打開了。

    一束光透過門的縫隙照在了敖聽心如玉的臉龐上。是的,光,自然光,而不是火光。他們將自然光引到了地底深處數百丈的地方,只為了照明。

    刺眼的光襲來,四周變成了白茫茫一片。暖暖都有些暈眩了,而敖聽心,則是微微低眉,一動不動地站著,維持著她作為龍族公主該有的樣子。

    待到大門完全打開,暖暖才漸漸適應了眼前的強光。迎面看到的是……一條長長的走道,一個巨大的圓柱體空間。

    穹頂的光揮灑而下將一切都蒙上了一層閃爍的外衣。

    四周是層層疊疊的臺階,臺階上密密麻麻地坐著無數的妖怪。

    有已經徹底化作人形的,有還保留著原本的特征的,更有三個高達十余丈的巨大樹人長老直接坐在席上,如同直接種在殿內的三棵大樹一般,也有身材矮小,只有暖暖一只巴掌大的。那服飾與膚色,更是五花八門,就好像將三界各方不同國度的人硬生生湊到了一起一般。

    在那走道的末端,臺階之上,是一個高達十余丈的皇座——那是帝俊的座位。此刻,它是空的。

    在它的右側,是一排整整六個空著的王座。那是妖王們的位置。左側,同樣是六個座位,不同的是,這六個座位除了一個空著的之外,其他五個都坐了人。

    那最靠近皇座的位置上坐著的是一個身穿黑袍,神情冷漠的消瘦老人。那眉毛與胡須如同昆蟲的觸角一樣布滿了關節。

    此刻,他正仰著頭,冷冷地瞧著敖聽心。

    這……大概就是妖族文臣之首,大丞相多目怪了吧。

    暖暖不由得微微低頭,干咽了口唾沫。

    “四公主,請!鼻嘤疝坶_衣袖,簡單地做了手勢。

    敖聽心恭敬地點頭示意,邁開了腳步踏上了過道。長兩丈有余的裙擺由身后的兩個侍女提著。

    暖暖連忙邁著小步跟了上去。

    大殿的正中是鏤空的,只留下正中的過道。站在過道上,能透過鐵欄清楚地看到這懸空的殿堂正下方的熔巖湖,乃至于整個地下都市,甚至于走在街道上的妖怪。

    俯仰眾生,大概就是這樣一種感覺了吧……

    走在那過道上,暖暖簡直感覺都要窒息了。

    整個萬妖殿寂靜無聲,然而,所有人都又在有意無意地看著他們。

    透過眼角的余光,暖暖看到一只穿著厚重鎧甲,滿頭蓬松黃發的獅子精正在若無其事地剔著牙;一只穿著樸素,渾身鱗片,包著頭巾的蛇妖時不時吞吐著舌頭;一只身披長袍的鹿精頂著兩個大角低頭書寫著什么,時不時又抬眼朝敖聽心望去。

    暖暖真的覺得要窒息了,跨出的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地。

    好不容易,終于走到了正中,敖聽心停下了腳步,暖暖也終于松了口氣。

    將雙手舉至齊眉,敖聽心朗聲道:“東海敖廣之女,龍女敖聽心奉父命,前來覲見妖皇。愿妖皇萬安長樂!”

    說罷,雙膝跪地,深深叩首。那其余的眾隨從,包括暖暖在內也一并跪了下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