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四章:告別

第四章:告別

    夜幕下,一盞盞的光亮從散落山川各處的屋舍透出,看上去就如同點點星辰一般。

    村落的正中的空地上壘起了巨大的篝火堆,燒得噼啪作響。

    白天的道士正穿著道袍,拿著那把破劍在篝火邊上上躥下跳,口中念念有詞。就跟雜耍似的,一會撒糯米一會搖鈴鐺,折騰個不停。

    時不時地,他那道徒還會配合一下,看得四周的村民一個個眼花繚亂,俯首叩拜。

    村莊邊緣的草叢里,一群妖怪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

    就在距離他們約莫三十丈的地方,一圈籬笆,一座小屋,一盞油燈照亮的孤影印在窗欞上。

    擠在妖怪之中的白霜眼巴巴地望著那影子。

    “那就是你家?”猴子問。

    “恩!卑姿攸c了點頭。

    “怎么那么?”

    白霜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著?粗切∥,看著小屋窗欞上微微晃動的影,沉默著。

    那四周的妖怪們一個個都看著她。

    初秋的夜晚,山野間無邊的濕寒從四面八方襲來,她微微蜷縮著身子,揉搓著手掌。分明很冷,卻還是不愿離去。那視線由始至終都在小屋的窗欞上,不曾移開過。

    間歇呵出的氣在眼前化作陣陣白霧,彌漫了雙眼。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著,篝火堆的那邊喧嘩聲似乎比原本更盛了,這讓一眾妖怪隱隱地都有些不安了。

    “不是說好了只遠遠看一眼就走嗎?”大紅悄悄爬到猴子身旁,急切地催促道:“看都看了,趕緊走吧。被發現了不只是她,連我們都一起玩完!”

    猴子淡淡看了一動不動的白霜一眼,低聲答道:“再等等吧,沒事的!

    “什么沒事?你這是拖著大家一起死!”

    “那你先走!

    猴子冷不丁甩了一句,大紅微微一呆,只能干咽了口唾沫,閉嘴了。

    遠遠地,那房子里隱約傳來了幾聲咳嗽。

    白霜一驚,身體不由自主地前傾。然而,還沒等她邁開腿去,猴子已經從身后一把將她拉住了。

    “你干嘛?”

    “我……我想去看看我爹!卑姿е嵛岬卣f道:“就一眼……”

    “你不是說是你爹告密讓道士來捉你的嗎?”

    “可是……可是……”

    月色下,白霜的眉頭蹙得都快能擰出水來了,眼巴巴地望著猴子。那眼眶之中隱約有淚光在蕩漾。

    “就一眼……好嗎?”

    “你會害死我們的……”大紅小聲哀求道:“多一眼,少一眼,你又能怎么樣呢?你不還是得走嗎?難道能陪在他們身邊不成?”

    話音未落,猴子卻松開了手。

    “大紅!”

    一旁的大紅側過臉來。

    “錢!”猴子朝大紅伸出了一只手。

    “你……你想干嘛?”大紅連忙捂緊了自己的腰包,扭頭就要跑。

    “拿來!”還沒等他跑開兩步,猴子已經一個飛身將他整個撲倒了。一時間,草叢里的草都被兩人折騰得沙沙沙地亂晃。

    “你不能這樣,我們真的沒錢了!沒錢了呀!”

    “你他娘的是個妖怪,留著人類的錢能干嘛?”

    “不要呀,住手!”

    不顧大紅的掙扎,猴子一把搶過錢袋子直接甩到了白霜的懷中。其實也就一點碎銀子而已。

    “給你爹娘的!彼浪赖貕褐蠹t,猴子頭也不回地說道。

    那被壓在地上的大紅還在死命掙扎著,嘰里咕嚕地不知道說些什么。

    看著手中的錢袋子,白霜用微微顫抖的聲音說道:“我……我不能要這些錢!

    “沒事,反正白天那么一鬧,這附近的人類村莊我們肯定都要繞著走了。這錢用不上,你拿去吧!庇墒贾两K,猴子都在奮力壓著大紅,沒回過頭去。

    白霜的目光在猴子的背影與手中的錢袋之間往返,許久,深深地鞠了一躬。

    “謝謝你!

    “謝啥呢?快去快回!”

    聞言,白霜不由得笑了一笑,又是朝他深深鞠了一躬,轉身拿著錢袋子朝著遠處的小房子小心翼翼地摸了過去。

    夜風徐徐地吹著,壓低了艾草。

    ……

    小小的房間里,兩位老人默默對視著。

    一盞燭火搖曳。

    許久,老太太低聲呢喃道:“霜兒她……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老爺子靠著臥榻,沉默著。

    “要不,你去跟道長說說,就說,霜兒也沒做過什么壞事,要不,算了吧?”

    老爺子還是沒有說話。

    ……

    屋外,白霜小心翼翼地捧著那錢袋子靜靜地靠著粗糙的墻壁,聆聽著。

    ……

    “當初霜兒失蹤,你我都以為就此無兒無女,終老一生。沒想到……她又回來了。不只回來,還比以前更加孝順。便是妖又如何?便是妖,那也是我女兒!那道長說霜兒作惡,她都做了哪些惡了?若真的做錯了什么,便是不該來見你這個狠心的老匹夫!霜兒要真是死了,我……我就跟你拼命!”

    此時此刻,老太太已是聲淚俱下。無奈,老爺子只得嘆道:“你以為,我沒去找道長說嗎?”

    “你,說了?”

    老爺子點了點頭:“說了,沒用!

    “那你為何要說是你找的道長來?”

    “不這么說,霜兒能狠心走嗎?她若是不走,難不成,要你我再白發人送一次黑發人?如今……至少,還活著!

    窗外,白霜掩著唇,已是淚眼朦朧。

    房中的火光熄滅了。

    白霜輕輕推開房門,看著臥榻上躺著的兩個老人,一步步走了進去,將猴子給的銀兩放在桌上,跪地,叩首。

    “爹,娘……女兒不孝,今生無法長伴膝下。來生定當做牛做馬,以報二老養育之恩!

    說罷,白霜再叩首,低著頭緩緩起身,離去。

    已不忍再看了。

    此時此刻,她并不知道,老爺子正緊緊攥住了老太太的手。

    臥榻上的兩位老人,同樣淚流滿面。

    ……

    小樹林里,白霜一步步走到猴子面前。

    “哭了?”

    “恩!卑姿c了點頭:“我跟你們走!

    “不是不愿意嗎?”

    “我改變主意了!

    “哦?”猴子略帶詫異地瞧著白霜。

    “但是我有個條件!

    “我收留你,你還有條件?”

    “我有個條件!”白霜的聲音頓時高了八度。

    猴子嚇了一跳,連忙朝著道士做法的地方看了兩眼,壓低聲音道:“行行行,你最大,你最大,說吧說吧!

    “不……不準殺人!卑姿仡^望向自己的家。

    “人不殺我就不錯了,我殺人?殺人有好處嗎?我吃素的!

    “總之,你答應我!”

    “行行行,答應你,答應你!

    “然后,我也答應你,我可以給你當丫鬟,伺候你。反正……其他的我也不會。也就洗衣疊被還可以!闭f著,白霜緩緩低下頭。

    那四周的妖怪一個個都有些錯愕地看著她。

    “行了行了,我求求你們了,快走吧!贝蠹t帶著哭腔懇求道:“被發現我們就完了!”

    夜色下,一群小妖小心翼翼地朝著漆黑一片的樹林摸去。

    ……

    此時此刻,另一邊,還在做法的道士咬破了手指畫出一道符,大喝一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兵神將來相助!”

    只聽咣的一聲,兩邊的蠟燭猛地冒了一大串的火光。引得一眾鄉民紛紛驚嘆。

    然后,就沒有了……

    鄉民們一個個面面相覷,那氣氛,道士都有點尷尬了。

    立在一旁的道徒連忙靠過來壓低聲音問道!皫煾,是不是不靈了呀?”

    “走開!”惱怒的道士一把推開道徒,咬了咬牙,伸手摸出一個八卦,重重地拍在那符篆上!

    頓時,一道微不可察的銀光脫離符篆,朝著漆黑的遠方飄去。

    漆黑的天地間,這銀光就如同一只螢火蟲一般輕輕地舞著,飛過了山川,越過了河流,越飛越高,直到連大地的模樣都看不清了。

    ……

    整整一夜的折騰,黎明時分,一行人摸黑一路向北,已經走到了離村莊三十里外的地方,一個個都累得氣喘吁吁的。

    望著天空中透過云層照落的陽光,猴子咧嘴笑了笑,道:“休息一下吧!

    這一說,眾妖當即一個個垮了一樣地癱坐了下去。放眼望去,就只有白霜和猴子還站著。

    雖說同樣沒修為,但猴子的耐力一直都比其他妖怪要強上那么一些。倒是白霜很讓人意外。

    一個晝夜沒有休息,不停地趕路,東西也顧不上吃,剛化形不久的妖也不比人強多少啊,這種情況下,就連人高馬大的牛頭都有些扛不住了,她卻還堅持著。

    那小臉紅撲撲的,像是卯足了勁。

    外面的世界太陌生了,充滿了未知與恐懼。然而離家的小女孩已經繃緊了神經,決心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辜負父母的期望。

    瞧著白霜,猴子隨口說道:“休息一下吧!

    “嗯!敝刂氐攸c了點頭,白霜這才坐下。

    一眾妖怪,要么大大咧咧地躺著,要么岔開雙腿靠著,唯獨白霜一個人正兒八經地跪坐著。

    這大概就是人類與妖的不同了吧。

    這三界,是仙與妖的三界。

    在天庭,手握重兵的神仙們擁有呼風喚雨的強大能力。在妖都,絕世大妖們的力量也不遑多讓,甚至在絕大多數時候,驍勇善戰的妖怪們其實是占了上風的。

    然而,教化與文明,那是妖都才有的東西。

    所有的人類修成了,都是仙,所以天庭是單一種族,人類享受著天庭的庇護,而妖卻不是。

    這大概是天地間唯一一個用排他來定義的種族了吧。所有非人的修仙者,統稱為妖。這是一個被硬生生擰在一起的種族,畢竟,你很難說得清一個羊妖看一只牛妖,跟一個人類看一只豬有什么區別,不是嗎?

    地位再低的人類都多少會有些教化,而剛化形不久的小妖,卻都只是一群草莽,甚至連話都不會說。不會有人管他們的死活,教化,就更不用說了。

    這是一個種族從誕生之日起便注定的悲劇。

    清晨的小樹林里,一眾妖怪就這么靜靜地呆著。

    猴子閉目養神。

    白霜跪坐著,雙目低垂,也不說話,也不睡覺。

    黑尾蜷縮在角落里盤著尾巴瞇著眼,牛頭和肥腸則是大大咧咧地躺著睡覺。至于大紅,那臉色就好像死了十幾個親娘一樣,活脫脫寫著絕望二字,靠坐在大樹邊上一個勁地丟石子。

    很快肥腸的呼嚕聲起來了,緊接著是老牛,那聲音可謂驚天動地。

    大概都習慣了吧,其他人也都沒說什么。

    時間就這么一點一滴地流逝著。

    待到日上三竿,猴子忽然睜開眼。這一睜,原本半睡半醒的白霜頓時整個清醒了過來,緊張地望著猴子。

    瞧著白霜咧嘴笑了笑,猴子撿起石頭就朝肥腸丟了過去,正好砸在那小山一樣的肚皮上。

    頓時,肥腸驚醒了。別看他那身材腫得跟個球似的,刷地一下就站起來了:“干嘛,干嘛!”

    這一嚷嚷,其他人也都一個個都嚇醒了。

    朝著眾人掃了一眼,猴子嬉笑道:“沒啥,去找點吃的來!

    “為什么是我去?”

    “因為你吃的最多,不然難道我去呀!”

    沒辦法,肥腸只好掛著一副要死了的神情,搖搖晃晃地朝遠處走去。

    “你也去!焙镒又噶酥负谖舱f。

    “哦!睉艘宦,黑尾便鬼鬼祟祟地朝著肥腸的方向跟了上去。

    “要不……我也去?”白霜小聲問道。

    猴子擺了擺手:“你在這里呆著。野外他們熟,讓他們去就好!

    那一旁的大紅瞪了猴子一眼,又是悶不吭聲地開始丟石頭了。這一次丟得格外用力,直打得不遠處的樹干啪啪作響。

    悄悄瞥了大紅一眼,猴子小聲道:“喂,還在生氣呀?”

    大紅眨巴著眼睛道:“沒有!

    “真沒有?”

    “真沒有!

    嘴上說沒有,那丟石頭的手卻更用力了。

    “行了,那錢當我欠大家的好了!

    “當我欠的好了!卑姿鋈徊遄斓。

    猴子默默白了白霜一眼,道:“反正昨天集市的事情早傳開了,我們現在也不可能去有人的地方,有錢花不出去,不等于沒有嘛?改天,我掙了錢還你們?”

    原本已經睡著的牛頭微微睜開眼睛,說了句:“我的那份不用還了,你還他們的行了!

    說完,又閉上了。

    這一說,猴子頓時欣慰地笑了:“謝啦!

    “不用謝!迸n^閉著眼睛答道:“大家在一條船上,沒什么好計較的!

    還跪坐著的白霜連忙躬身,算是向牛頭鞠了一躬。

    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吧,大紅只好小聲道:“我的那份……也不用了!

    “謝啦!焙镒犹袅颂裘嫉。

    要從這只鐵公雞身上拔毛,大概也就他這只不按牌理出牌的猴子可以做到了吧。

    “不過,我們接下來怎么辦,你想好了沒有?”

    “向北走,一路向北,走到……消息傳不到的地方,然后我們重操舊業。如果能順便拜個師,學個藝,就更好了。你看怎么樣?”

    “還演齊天大圣嗎?”白霜問。

    猴子笑嘻嘻地答道:“對!

    不多時,出去尋找食物的肥腸和黑尾就回來了,帶回來的食物不多,也就幾十個酸果子罷了。不過有總比沒有好。

    一行人稍事修整,吃過東西,便又上路了,一路向北。

    他們并不知道,在他們離開后的半個月后,一輛天庭巡天府的戰車降落在了白霜原本居住的村莊,找到了那位中年道士。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