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三十七章:天上地下

第三十七章:天上地下

    萬壽山的冬季其實很短暫,短短的一個多月過去,雪便已經開始融化了。

    山間的小溪又是有了叮咚的聲響,樹林里的動物也重新活躍了起來。

    猴子站在斜月三星洞外抬頭仰望,呼吸著久違的,自由的空氣。

    那身后,白霜披著厚厚的衣裳,望著他。嘴角流露的笑是無論如何掩不住的。

    瞧著白霜,猴子歪著腦袋道:“我怎么覺得,你醒了之后好像人也變了!

    “有嗎?”白霜甜甜地笑著。

    “沒有嗎?好像……天天都在傻笑。需要吸血,好像沒什么可開心的吧?”

    “是沒什么可開心的呀!

    白霜還在笑,笑得猴子眉頭都蹙了起來。

    “她好像看到你才笑!币慌缘拇蠹t提醒道。

    這一說,白霜的臉刷的一下紅了,像個蘋果。就好像被發現了什么小秘密一樣。

    猴子的眉頭卻是越蹙越緊,神色凝重地對著大紅嘟囔道:“你覺不覺得,肥腸看到肉包子的時候笑得好像也是這樣的?”

    “嗯,有點!贝蠹t面無表情地答道。

    “不行,我還是得住得離她遠點!

    說著,已經不自覺地往后了一步,縮到大紅身旁。

    白霜不笑了,嘟了嘟嘴,有些不快地瞧著猴子。

    站在兩人旁邊的大紅那目光不斷來回著,似乎懂了,但是不想說。只是無奈翻了翻白眼,嘆了口氣。

    不多時,斜月三星洞的大門敞開了,尹德和少英一起從里面走了出來。

    少英拱了拱手,禮貌性地笑道:“有勞道兄了,此事,就這么定了!

    尹德也拱了拱手算是回禮,道:“既然你肯作保,那貧道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只是,萬不可出事。若出事,即便貧道愿意通融,家師,也不會袖手旁觀!

    “在下明白,還請道兄放心!

    簡單地話了個別,尹德轉身便走了。臨走前,還意味深長地瞧了猴子一眼,那目光,著實讓猴子有些不舒服。

    “搞定了?”

    猴子抬手就要搭少英的肩,少英卻是往側邊邁開一步,讓猴子搭了個空。

    不過,臉皮厚如猴子,區區一次套近乎失敗,自然是面不改色了。

    少英輕嘆道:“我幫白霜,作保了!

    “少英師兄的面子這么大的嗎?”猴子撓了撓臉。

    “不是我的面子大,而是這么僵持下去,實在有點不像話。尹德這個人,別的沒什么,就是要面子。你想想,一個煉神境道徒,卻執掌五莊觀,這份殊榮……哎,也正因如此,他才會去跟豬剛鬣合作吧!

    “面子?”猴子的眼睛骨碌骨碌轉:“面子值多少錢呀?我從來都是要里子。都快活不下去了,要臉干啥呢?”

    這一說,少英頓時笑了出來,道:“看出來了,還記得你來拜師,被我甩出去那次嗎?那次我就看明白了,你這猴子,滑頭得很!

    猴子撓著頭憨笑。

    “還記恨我不?”

    “肯定不了,感激還來不及呢。您就是我命中的貴人!焙镒右荒樀恼~媚道:“就差給你塑個像,供起來了!

    “別!鄙儆⑦B忙擺了擺手,道:“你的貴人是師傅。若不是師傅開口點醒,我肯定是不會去幫你的!

    “額……”這一說,猴子頓時愣了一下,回首望去,剛好看到須菩提站在觀內的窗前朝外眺望。

    兩人目光交匯之際,猴子連忙正色,躬身,拱手。須菩提卻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轉身走了。

    這一幕,看得猴子都有些疑惑了。狐疑地朝著少英瞥了一眼,道:“師兄說的……是真的?”

    “這事騙你干嘛?”

    “但怎么對我好像……”

    “這就得你有空自己去問師傅了!

    說著,少英轉身走了。留下猴子一個人站在原地,怎么想也想不通。

    如果按照少英所說,須菩提對猴子該是極好的。然而,事實卻是幾乎沒給過猴子好臉色看。由始至終,哪怕在斜月三星洞里住了半個月,猴子也沒機會跟須菩提說上半句多余的話。

    或者說,須菩提并沒有想要跟猴子說話。

    得道的大仙都是這么奇怪的嗎?

    猴子實在想不明白,到最后索性不想了。

    “修行要緊,修行要緊!迸み^頭,猴子對正在遠處折騰的眾妖道:“你們幾個,今天的早課呢?都他娘的做了沒有!還想不想修了!”

    “都做了!焙谖怖L了聲音答道。

    “都做了不能再做點其他的嗎?特別是你,別左顧右盼的,說的就是你!字都還沒認完呢,還不快去習字!老子一巴掌呼死你!”

    黑尾灰溜溜地跑了,不只是黑尾,在猴子的驅趕下,一眾小妖都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回藏經閣修行去了。

    那一旁,白霜還在死死地盯著大大咧咧的猴子,一臉的不悅。

    ……

    “這幾天,五莊觀上下一切如常。萬壽大仙依舊閉關,聽說,這十幾年,萬壽大仙就接見了公主一個人。尹德道人倒是忙里忙外的,不過,他平時也是這么忙。全觀上下,事無巨細,他都得親自過目才安心。今天早上出去了一趟,聽說,是去斜月三星洞了!

    “斜月三星洞?”敖聽心微微抬起眼皮子,瞧著站在身前的蟹將。

    “是……萬壽山的一個小門派!

    “萬壽山還有其他門派,怎么沒聽過?”坐在桌對面的暖暖也提起興致了。

    “有的,末將也是才知道!毙穼⑿α诵,接著稟報道:“萬壽山地界,除了五莊觀,還有兩個小門派。一個呢,是玄音寺,一個小佛寺。聽說,是很多年前流落此地的一位僧人創建的。萬壽大仙雖說屬于道家,對佛門卻也不排斥,便準了。說起來據說還有些淵源,跟西方佛祖有關的!

    “西方佛祖?”敖聽心低頭抿了一口茶。

    “具體……嘿,具體年代久遠,弟子也不太清楚。不過,據說那佛寺發展得并不好,到了這一代,居然只剩下一個孩子坐鎮,該也是差不多了吧!

    “跟佛祖有關怎么會沒落至此?”

    “這末將就說不清了!毙穼擂蔚匦α诵,稍稍沉默了一下,又接著說道:“那另一個,便是斜月三星洞了。據說觀主是位大仙,人稱須菩提祖師,是萬壽大仙的故人。那道觀,也才成立了不到百年!

    “須菩提祖師?”敖聽心的眼睛緩緩瞇成了一條縫,少頃,開口道:“既然是萬壽大仙的故人,我們來了,理應備上禮物,前往拜訪。也算是交個朋友!

    說著,敖聽心話鋒一轉,又問道:“那個離去的天將,有消息嗎?”

    “暫時還沒有!

    ……

    此時,天庭,巡天府。

    角木蛟端坐在主座上,靜靜地注視著單膝跪在大殿正中的豬剛鬣。那頭微微仰著,摸著下巴。

    “你說,九頭蟲在萬壽山,而且,是坐龍族的戰艦去的?”

    “對!必i剛鬣斬釘截鐵地答道。

    “你親眼所見?”

    “這……”豬剛鬣干咽了口唾沫,道:“雖然不是親眼所見,但那氣息,絕對沒有錯!

    “你跟他距離多遠?”

    “二十丈!

    “二十丈的距離,九頭蟲在你面前都無法隱匿氣息嗎?”

    “當時他準備對屬下出手,所以并沒有隱匿氣息!

    “他準備對你出手,你又是如何活著回來的?”

    “這……”豬剛鬣眨巴著眼睛道:“幸虧當時末將機靈,手指剛一觸碰到法陣,感覺到九頭蟲的存在,便立即轉身離開。所以,他并不知道末將已經發現他了。九頭蟲向來狂妄,只要我們趁此機會派出重兵,在萬壽山外設伏。再設法引出九頭蟲,必可一舉將他拿下!”

    話到此處,豬剛鬣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望著角木蛟,滿懷期待。

    然而,聞言,角木蛟卻不由得笑了出來,那是有點嘲諷的笑。笑得豬剛鬣都有些不明所以了。

    “機靈……嗯,是挺機靈的!苯悄掘渣c了點頭,道:“你怕不是完成不了任務,所以找個理由搪塞吧?”

    豬剛鬣有些錯愕地望著角木蛟。

    “行了,下去吧。兩個靈妖被萬壽山給庇護了,確實也難搞。這件事,本座理解。不會追究你的!

    “不是……星君,我……”

    豬剛鬣還想辯解,然而角木蛟已經沒興趣聽了,擺了擺手道:“我說讓你下去,聽不懂嗎?”

    那大殿內的氣氛一下僵住了。

    豬剛鬣呆呆地望著角木蛟,角木蛟卻連看都不看他。

    無奈,豬剛鬣只得咬了咬牙,重重一捶胸甲,起身,退了下去。

    ……

    踏出大殿的時候,豬剛鬣一臉的失落。

    角木蛟的那句話:“你怕不是完成不了任務,所以找個理由搪塞吧?”不斷在他耳邊回蕩著。

    一位年輕的天將連忙湊了過來:“剛鬣哥,怎么樣了?”

    豬剛鬣緩緩搖了搖頭。

    那天將頓時愣住了。

    “回去吧!闭f著,豬剛鬣已經邁開了腳步。

    “不是,星君怎么說?這么好的機會!”

    “天德啊,這件事過去了,以后都別再提!

    那名為戴天德的天將一臉的錯愕。

    空曠的廣場上,兩人一前一后地走著。

    “剛鬣哥,別灰心,總有機會不是。就算這次不成,以剛鬣哥你的能力,立下大功還不是早晚的事情?”

    “別說了!

    “剛鬣哥,真的,不用不開心!

    “我說了別說了!”一聲暴喝。

    回過頭,豬剛鬣咬著牙,攥緊了拳頭。那面容,看得戴天德整個都懵了。

    好一會,豬剛鬣才深深吸了口氣,干咽了口唾沫道:“對不起,我今天心情有點不太好……先回去吧!

    說著,豬剛鬣已經轉身大步離去了。

    那身后,微微伸出手去的戴天德甚至連一句:“沒事!倍紱]來得及說出口,只能遠遠地望著豬剛鬣遠去的身影。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