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四十三章:金剛手段與菩薩心腸

第四十三章:金剛手段與菩薩心腸

    深深叩拜之后,玄葉微微抬頭,靜靜地注視著前方的跪坐的老人。

    須菩提默默地沏茶,端起一杯,輕輕推送到玄葉面前。

    “謝謝!毙~連忙道謝,伸手去捧,到了嘴邊,卻是被燙了一下,一驚,又連忙放了回去。眼巴巴地望著須菩提。

    舉止很是拘謹。

    瞧著玄葉,須菩提不由得嘆了口氣,道:“你找老夫,有什么事嗎?”

    玄葉這名字,他倒是聽過很多次了,畢竟鄰居。然而真正的見面,卻是第一次。

    眼巴巴地望著須菩提,玄葉猶豫了許久,一咬牙,挺起了胸膛,一本正經地說道:“貧僧的徒弟,近來……近來叨擾貴觀了。身為師傅,十分過意不去,特來拜訪!

    在說到“徒弟”和“師傅”的時候,那語氣還特別加重了幾分。

    “這些時日,貧僧的徒弟一應吃穿用度都由貴觀供應,你我佛道兩家,怕是于禮不合!闭f著,他又伸出小手拉了拉一旁竹簍上的肩帶,朗聲道:“所以,這些,是……是貧僧特意償還貴觀的!

    “哦?”須菩提不由得笑了笑,那眼睛瞥向了一旁的少英。

    見狀,少英當即起身,揭開了竹簍上蒙的布看了一眼。

    “都是什么?”須菩提隨口問道。

    “是……糧食,地瓜,麻布匹還有……”微微頓了頓,少英才說出了那最后兩個字:“野菜!

    “野菜?”須菩提不由得笑了出來。

    這一笑,玄葉的臉頓時就紅了,連忙支支吾吾地說道:“貧僧一心向佛,身無長物,所以……所以……暫時只有這么多了,若是還不夠,請容貧僧日后再還!

    說罷,吧唧兩下嘴,低下頭去,硬著頭皮等著。

    那耳朵都已經紅透了。

    瞧著玄葉那難堪的模樣,須菩提笑得更歡了,好在并沒有笑出聲來。

    好一會,須菩提才輕聲道:“他們在老夫這里,吃不了多少,也用不了多少。這些,你還是拿回去吧!

    “不行!甭勓,玄葉連忙睜大了眼睛,緊張地說道:“是貧僧的徒弟,又不是您的徒弟,憑什么吃……吃你的,用你的!

    “所以,你是專程來向老夫宣布,那是你的徒弟咯?”須菩提微笑著問道。

    “不……不是!毙~搖了搖頭,道:“貧僧自知搶不過,但只要一天還沒宣布改換師門,貧僧就有責任,貧僧是來……請須菩提祖師答應貧僧幾件事的!

    “但說無妨!表毱刑彷p聲道。

    ……

    小溪旁,猴子在青巖上盤腿而坐。

    微風輕輕地吹,湍急的溪水從身旁流過,拍打濺灑了水花。

    隨著動作,一道靈力在他的胸中凝聚了起來,他能清楚地感覺到,不僅如此,他還可以隨心所欲地引導靈力順著自己的經脈流淌。這也是他第一次能清楚地感知自己身體的結構。

    那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了,興奮之色溢于言表。

    ……

    玄葉干咳了兩聲,挺直腰桿,如同早已經背誦好了一般,朗聲道:“為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若只傳道而不授業,則學無所成。若只授業而不傳道,則雖有所成,卻恐入了歧途!

    “哦?”聽到這,須菩提不由得提了提神,那看玄葉的眼神中都多了一分驚異。

    “貧僧聽說,道家分二脈,一脈謂之行者道,善爭斗,可建功立業。一脈謂之悟者道,善工謀,可發家致富。貧僧以為,這兩脈,都不是貧僧那徒弟該學的!

    “為何?”須菩提輕聲問道。

    “因為……因為!鄙钌钗丝跉,玄葉硬著頭皮接著說道:“求佛者,當以普渡眾生為己任,求仙者當以三界蒼生以自省。若只是為了武力,為了財富,這仙修來何用?”

    ……

    那小溪旁的猴子已經開始上上下下折騰了起來。

    將靈力聚于一處,雖說還不能外放,但卻也已經可以將力量驟然提升十倍。

    他在溪邊奔走著,在林間奔走著,上躥下跳,身子一傾,竟將比自己都要大上數倍的山巖舉了起來。

    一用力,他將山巖遠遠地拋了開去,砸在小溪里,一時間,溪水飛濺,魚群逃竄。

    “哈哈哈哈!”

    他開心地笑著,喜怒形于色。

    ……

    “貧僧那徒弟,雖秉性純良,卻未得教化,雖資質極佳,卻是落在了那好勇斗狠的行者道上。若是早早學了善爭斗的道法而未入正途,貧僧憂心,往后怕是要出事情,屆時悔之晚矣。貧僧在此,懇請須菩提祖師,若是教授,還請以傳道為先,授業為次。當先教其敬天地,敬鬼神,敬蒼生,教其何為正,何為邪,先省自身,而后再觀三界浮沉。至于那好勇斗狠之法,不學也罷!懇請須菩提祖師成全!”

    說著,玄葉深深叩拜了下去,一動不動。

    一通話說下來,他已是汗如雨下,卻也深深地松了口氣。

    那坐在對面的須菩提捋著長須,饒有興致地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小和尚。

    “都是誰告訴你這些的?”

    “是少英師兄告訴貧僧的!闭f著,玄葉側過臉,朝著一旁的少英望了過去。

    須菩提也朝著少英看了過去,半晌,卻是搖了搖頭,道:“不是,少英只告訴你道家的法門。那其他的呢?”

    玄葉干咽了口唾沫,支支吾吾地說道:“其他……是貧僧自己想的!

    “你幾歲?”須菩提的眼睛緩緩瞇成了一條縫。

    “八……八歲!

    “八歲?聽說,你師傅圓寂已有兩年!

    玄葉維持著那叩首的姿勢,沒有回答,只是呆呆地眨巴著眼睛。

    深深吸了口氣,須菩提閉起雙目道:“八歲的孩童,能有這般悟性,也是個奇才了。不過,你終究是閱歷尚淺。這件事,老夫不能答應你!”

    “為何?”玄葉連忙仰頭問道。

    緩緩睜開眼睛,須菩提笑瞇瞇地說道:“沒有金剛手段,哪來的普渡眾生?”

    頓時,玄葉呆住了。

    “這三界,有天庭!

    ……

    此時此刻,南天門外天港中,豬剛鬣和戴天德正擠在一群一樣前來投軍的修士之中。

    那擂臺之上,兩位修士正在比試著,展示著自己的戰力。間歇激起一片喝彩聲。

    ……

    “有妖都!

    ……

    山野之間,禺狨王搭起了帥臺,端坐著,在大軍的恭維下遠遠地眺望著妖都。

    ……

    “還有無數的兵將與戰火!

    ……

    獅駝國外圍,一位威風凜凜的金甲天將正指揮著大軍合圍一股妖軍。

    ……

    “你要普渡眾生,問過他們了沒有?”須菩提淡淡地笑著。

    “先有菩薩心腸,而后金剛手段!”玄葉朗聲道。

    “先有金剛手段,再談菩薩心腸!”須菩提反駁道。

    “不至菩薩心腸,便是有了金剛手段,也是禍害!”

    “空有菩薩心腸,存活尚且艱難,哪里來的普渡眾生?你那徒弟,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不信,你可以去問問他!

    ……

    此時此刻,猴子正站在萬壽山的山腰處,遠遠地眺望著外圍。他鼓足了氣呼喊道:“喂——!等老子修成了,就來收拾你!哈哈哈哈!”

    萬壽山的外圍,狼狽烤著火的鱷魚精微微晃了兩下腦袋朝著萬壽山望了望:“你們聽到啥了嗎?”

    “沒有呀!币慌缘难龑⒁粋個搖頭。

    用力地晃了兩下腦袋,鱷魚精又是低頭烤著火,惡狠狠地說道:“娘的,這都幾個月了,那只死猴子,還不出來。被老子捉到,非扒了皮不可!”

    扯著嗓子,猴子孤零零一個人站在山腰處唱了起來:“出海求道兮,九死一生。大仙授業兮,超跳死生。四海遨游兮,自在逍遙……”

    ……

    玄葉漲紅了臉,攥緊了拳頭望著須菩提。還想說什么,卻已經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我心向山,君心向水,道不同而已!表毱刑嵛⑿χf道:“你還欠些閱歷!

    “不對,不是這樣的!毙~緩緩地搖了搖頭。

    “那是怎樣?”

    玄葉回答不出來。

    深深吸了口氣,須菩提長嘆道:“況且,你那徒弟是資質極佳的行者道修者,心中所向,也是行者道,老夫若是硬教悟者道,豈不誤人子弟,舍本逐末?”

    玄葉憋紅了臉,說不出來,可他知道不一樣。

    ……

    “我乃齊天大——圣!哈哈哈哈!”

    山道上,敖聽心在蟹將的攙扶下緩緩地走著,望見了遠處唱得興起的猴子,好奇地看著。

    ……

    大門轟然打開了,玄葉輕輕抬腳,邁過了門檻。

    那身后,須菩提靜靜地注視著他。

    回過頭,玄葉雙手合十,躬身道:“改日,玄葉必再來討教!

    須菩提默默點了點頭:“去吧!

    轉過身,玄葉一步步朝著遠處走去。

    ……

    “哈哈哈哈,開天辟地一桿棍,造化生就神通物,自來我手中,只見過降八方,只見過飲鮮血,下手不饒人,對敵何曾慈?更兼得爾等逞兇威,正待我來……”

    揚起木棍,猴子正要揮舞,那聲音卻戛然而止了。

    他呆呆地望著站在遠處靜靜注視著他的敖聽心,那身姿整個定住,猴臉徹底紅透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