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八十九章:作踐

第八十九章:作踐

    一瞬間,營地里的氣氛都仿佛凝固了一般。

    猴子瞪大了眼睛,咬緊了牙,那額頭上的青筋都在微微跳動著。

    鱷魚精則依舊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態度。

    “把肥腸應得的,還給他!”

    “都說沒有了!

    “如果有呢?要不要到殿下面前去對質?”

    聞言,鱷魚精的表情略微僵了僵,仰頭攤手道:“好吧,確實有,不過居住權現在歸我了。你們是我的部下,難道不應該孝敬一下我嗎?”

    猴子淡淡道:“還給他!

    “不可能!摈{魚精緩緩搖頭。

    “還給他——!”猴子猛地咆哮了出來,那一身的絨毛都炸開了。瞪大了眼睛,儼然一副準備動手的樣子。

    營地里的妖怪們一個個都小心翼翼地看著兩人。

    大紅低聲對牛頭說道:“會不會打起來?”

    干咽了口唾沫,牛頭低聲道:“好像……會!

    暗暗地,黑尾已經握住了腰間的匕首。

    終于,鱷魚精的臉上又是浮現了笑意:“為什么要還給他,這可是他親口答應送我的!

    “我沒有!”肥腸連忙叫了出來,道:“我說的是給猴哥!

    “可是你的字據上明明寫的是給我呀!摈{魚精掏出一個折子拿在手中晃了晃,嬉笑道:“上面,可是有你的指模的,殿下也看過。就算到了殿下面前……你還能說出朵花來不成?”

    一瞬間,肥腸整個都慌了,連忙說道:“我……我簽的明明是給猴哥的,怎么會……猴哥,我簽的真的是給你的呀!他跟我說上面寫的是給你呀!”

    情況已經再清楚不過了,肥腸不識字……

    猴子默默地把情緒激動的肥腸擋在了身后。

    一個眼色,黑尾已經悄悄地把不遠處營地的大門拉上了。

    “喲,你這是想干啥呀?”鱷魚精不由得笑了出來。

    猴子沒有回答,一邊的大紅已經嚇得有些傻了。

    一只手將折子收起來,另一只手,鱷魚精從身旁的妖兵手中接過了自己的巨斧,盯著猴子說道:“你知道襲擊上級,是什么罪名嗎?就算我在這里打死你了,殿下也不會怪罪分毫!

    握著歸元棍,猴子往前一步,那棍子一揚,站在一旁的,鱷魚精手下的妖兵嚇得紛紛后退,那些個菜肴一盤盤打翻在地。

    肥腸連忙一個翻滾,抱住猴子:“猴哥,不要沖動!”

    猴子依舊掙扎著要向前,肥腸死死地擋著。

    鱷魚精握著巨斧,笑嘻嘻地瞧著兩人。跟在身后的蝙蝠精、蛇精等幾個都統也都紛紛亮出兵器,做好了戰斗準備。

    然而,猴子這邊有動作的,卻只有黑尾、大紅、牛頭、白霜等幾個和猴子最親近的。就連他自己手下那些個百夫長、伍長、妖兵,也都一個個后退了,完全沒有準備參戰的意思。

    這場仗,再蠢的人也都看得出結果。

    鱷魚精是煉神境巔峰,蝙蝠精、蛇精等幾個,也都是煉神境。就連他們帶來的妖兵,也好大一部分是納神境。

    猴子這邊呢?最強,也不過就是猴子這么一個納神境巔峰,次之便是牛頭和大紅的凝神境巔峰了……這還怎么打?

    所有人都在靜靜地看著。

    鱷魚精那邊的妖將們一個個都嘲諷地瞧著猴子,猴子這邊的人馬,則一個個面帶恐懼。

    “讓開!”猴子猛地咆哮著,一步步向前。

    “不讓!”肥腸哭喊著,一雙手拼盡了全力,死死地抱著猴子。

    靜悄悄的營地中,只剩下兩人的呼喊聲,以及不斷掙扎著,掀起的腳下的沙塵。

    鱷魚精淡淡地嘆了口氣,那眉頭都蹙成八字了,嬉笑道:“你這是干嘛呢?說真的,蜥蜴那檔子事兒,我是真沒打算跟你計較了。畢竟,用誰不是用呢?我也犯不著頂著惹怒殿下的風險跟你過不去。但,你難道不能識趣點嘛?居然幫一頭豬出頭?”

    “居住權呢,就別想了。他不是喜歡吃嗎?我好吃好喝給他,已經算是夠意思了?汕f……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呀!

    說著,鱷魚精已經微微瞪大了眼睛,濃濃的殺氣溢于言表。

    眼看著戰斗一觸即發,肥腸連忙竄到了猴子身后,高聲喊道:“猴哥!你看!你看!”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肥腸吸引了過去。

    只見肥腸整個蹲在地上,那手抓著被打翻在地,沾滿泥沙的食物,一把一把地塞進嘴里。一邊塞,還一邊望著猴子說道:“猴哥,猴哥,我就喜歡吃的,我不要什么居住權,我就喜歡吃的,你看,多好吃呀!哈哈哈哈。多好吃!”

    猴子一下整個傻眼了。

    笑聲中,肥腸的眼淚如同決堤一般地流,與嘴邊的食物摻到了一起。伸出手,肥腸顫顫巍巍地將一只雞腿遞向了猴子:“猴哥……你吃這個好不好,這個好吃!

    一切都靜悄悄地,只剩下肥腸的梗咽聲,笑聲。

    每一個人都在靜靜地看著他。

    猴子錯愕地看著瘋瘋癲癲的肥腸。

    這一刻,心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坍塌了。

    鱷魚精緩緩地笑了出來,長嘆一聲道:“看到沒有。豬就是豬,化了型,也還是一頭豬!

    說著,將手中的巨斧交給妖兵,他輕聲道:“你呢,資質還是不錯的,打仗也勇猛,以后前途還是有的。不過,最好,就別再跟這些下三濫的東西走得太近了!

    說罷,一陣狂笑聲中,鱷魚精帶著一眾手下,揚長而去了。

    很快,營地中就只剩下猴子手下的那一幫子妖怪。

    猴子呆呆地看著。

    肥腸微微仰起頭,咀嚼著食物,努力地撐起了一張笑臉。

    “你……”猴子眼角不斷抽搐著,攥緊了拳頭,一步步朝著肥腸走了過去,抬起腿,直接將肥腸踹翻在地:“你這個沒出息的東西!就知道吃!就知道吃!”

    怒罵聲中,猴子追打著,肥腸連滾帶爬,卻還在努力地笑著。

    那些個妖兵一個個默不作聲。

    大紅靜靜地看著,牛頭靜靜地看著,白霜靜靜地看著,黑尾,也一樣靜靜地看著。

    猴子的聲音在空氣中不住回蕩著。

    “猴子別打了!”牛頭快步奔上前去,想要拉住猴子,卻被猴子一把推開。

    “今天我要打死這個廢物!”

    那拳頭一次次揚起,掙扎之中,肥腸還在將摻著沙子的食物一把把地塞到嘴里。那眼淚止不住地在流。

    遠遠的,每一個人都靜靜地看著猴子咬緊了牙,紅透了眼眶。

    “猴哥!別打了!”黑尾也沖了上去。

    肥腸蜷縮成一團,緊緊地抱著雙膝,梗咽著,任猴子一拳打在他的身上。

    白霜站在一旁默默地流著淚。

    猴子不斷咆哮著,宣泄著。到最后,竟也梗咽了,那聲音帶著絲絲地顫抖。如同虛脫一般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望著天。

    肥腸畏畏縮縮地爬到猴子身旁,低聲道:“猴哥……是我不好,是我沒出息,你……別生氣了!

    猴子沒有回答,只是茫然地望著天。

    一眾妖怪,都只是靜靜地看著。

    當天晚上,營地里原定的慶祝并沒有舉行,甚至連提都沒有人提起。大紅只是簡單地將獅駝王賜下的獎賞分一分,事情就算結束了。所有人都沉默得如同不存在一般。

    深夜,猴子一個人孤零零提著酒壇子,坐在營地的正中,望著天上的一輪圓月,一口接一口的喝。

    “沒事吧?”大紅提著酒壇子也走了過來。

    猴子沒有回答,只是接著不斷地喝酒,那眼睛死死地盯著天上的月亮,仿佛有什么寶貝似的。

    深深吸了口氣,大紅輕嘆道:“這事情,也是沒辦法的。小兵嘛,你想要什么頭功?怎么可能呢?別說肥腸,就是你立了功,也一樣。這事情,我們早就該看明白。說是你的錯,太牽強了!

    一陣猛烈的咳嗽,猴子將含在口中的酒都嗆了出來。

    “慢點慢點!贝蠹t連忙伸出手去拍打猴子的后背。

    好不容易地,猴子終于緩過勁來,卻是緩緩地說道:“真他娘的,難喝!

    “難喝?”大紅不由得愣了一下。

    “不難喝嗎?比龍宮的酒,差太多了!币凰κ,猴子將酒壇子整個拋了出去,嘩啦一聲碎成了粉末。

    大紅無奈笑了出來:“這里的酒怎么可能跟龍宮的酒比?”

    “所以我們就注定喝這樣的酒嗎?”猴子忽然反問道。

    恍惚中,猴子想起了敖聽心,想起了須菩提,想起了玄葉。

    大紅一下沉默了。

    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猴子微醺地,望著月亮,喃喃自語道:“我們就注定喝這樣的爛酒。注定東躲西藏,朝不保夕。注定拿了頭功,也是別人的。注定有仇也報不了,注定……注定……”

    話到最后,猴子微微顫抖著,那眼眶中的淚一滴滴地下墜。

    大紅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注定,最后死在哪個不知名的角落里。我不服!老子不服——!聽到了沒有,老子不服!”猴子聲嘶力竭地咆哮著,到最后,卻又慟哭了起來:“肥腸作踐自己,我又何嘗不是呢?我們都在作踐自己!都他娘的一個樣!那條鱷魚,老子遲早要宰了他!還有那個什么夢魘!遲早也要宰了他!老子不當這個嘍啰了!”

    大紅嚇壞了,連忙一把抱住揮舞著手臂發瘋的猴子將他整個壓了下來:“你瘋了!被別人聽到怎么辦?那個夢魘很可能就是妖都派的……”

    “我瘋了,你們會跟我一起瘋嗎?”猴子怔怔地望著大紅。

    不知何時,白霜、牛頭、肥腸、黑尾都已經出現在了周圍。

    環視著眾妖,猴子一字一頓地問道:“你們,會跟我一起瘋嗎?”

    沉默,許久的沉默。

    一眾小妖,靜靜地看著猴子,到最后,終究是一個個點頭。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