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一百九十二章:狩獵

第一百九十二章:狩獵

    時間一點一滴地推移,猴子的疑心病也越來越重。

    每一天早餐和黃昏,云兮都會有兩份諜報送到猴子手中。早上的諜報,是關于前一天獅駝國和雀山的情報。黃昏的時候,則是豬剛鬣艦隊的。

    雀山將靠近猴子營地的部隊全部撤離,又通過調動,給豬剛鬣讓出了一條若有若無的通道,這些,猴子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我在想,難道他們勾結了?”

    “應該不會吧?”白霜一臉懵懂地說道:“豬剛鬣給雀山造成的損失也不小呀。這都能勾結?”

    “誰知道呢?”

    猴子想起了白霜妖化的那個晚上,豬剛鬣嘴角的笑。那樣的人,應該是不擇手段的吧?

    至于鵬魔王,從來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樣想的話,兩個人簡直一拍即合,就等著找個坑把自己往里推了。

    不過無論如何,鵬魔王應該都是不敢直接對自己出手的吧?除非他想成為第二個禺狨王。

    話說回來,猴子是越來越不懂帝俊的意思了。成立新軍是帝俊親自批復的,現在這模樣,全世界除了一個有錢沒兵的多目怪之外,全特么都是敵人。這給新軍的環境,是不是太“好”了一點呢?

    緊接著的幾天,對豬剛鬣艦隊的諜報從原來的一天一份,變成了一天三份。整個營地也都繃緊了神經,就等著豬剛鬣干點什么了。

    終于,返回天港之后的第三天,豬剛鬣的艦隊又是揚帆啟航了。不過,卻只是跟之前一樣,在外圍不斷游弋著,絲毫沒有靠近鵬魔王給出的那條通道的意思。

    每一天,交到猴子手上的豬剛鬣艦隊的位置,都在不斷變幻著。有時候在轉圈,有時候在直線巡航,有時候則停著原地不動。

    不知道為什么,猴子忽然有一種感覺,就好像豬剛鬣變成了獵人,而自己是獵物一般。

    這是一場狩獵的游戲。悲哀的是,兩邊鵬魔王獅駝王這兩個大陷阱似乎也并不站在自己這邊。

    不管如何,猴子覺得豬剛鬣肯定是快要對自己動手了,勝負在此一役,而且,這一役必然是速戰速決,甚至拖不到相距50里外的自家軍力的救援。

    于是乎,他悄悄調遣著戰艦,假裝成從妖都運送補給,開始輾轉著將另一個營地里的軍力往這邊運。

    規劃三千人的營地能裝得下一萬五千人嗎?

    有可能,但肯定撐不了太久就會露餡。而猴子并不認為這場戰役會拖很久。

    ……

    與此同時,豬剛鬣的戰艦上。

    船艙中,卷簾對著豬剛鬣的書桌便是一掌重重拍了下去。

    “你到底什么時候出手?”

    抬起眼皮瞧了卷簾一眼,端坐著的豬剛鬣一臉淡漠地答道:“該出手的時候自然會出手!

    “什么是該出手的時候?”

    “當然是,時機成熟的時候咯!

    “哼,拿到墨芯,又有鵬魔王的許諾,難道還不夠成熟嗎?”

    “不成熟!

    “你憑什么說不成熟?”

    “就憑我才是統帥!狈畔率种械木磔S,豬剛鬣緩緩仰起頭來,與卷簾對視著,道:“情報部門沒有權力干預軍事決策,這是慣例。你們是替我們服務的。讓你一只妖怪上艦,末將已經是很給面子了,還希望你能,自重!

    “你!”卷簾一時氣結,怒視著豬剛鬣,好一會,咬牙道:“你要是不出兵的話,我就把情報送到南天門去。我想,南天門諸將,會很樂意先你一步動手!

    一通話說完,卷簾瞪大了眼睛洋洋得意地瞧著豬剛鬣,就好像踩中了豬剛鬣的痛腳一樣。

    那對面,豬剛鬣則依舊是一臉淡漠地看著他。半晌,開口朗聲道:“戴天德!”

    “在!”一直站在一旁的戴天德當即往前一步,躬身拱手。

    “把他拿下!”

    “諾!”

    “拿下?你們想干嘛?”

    伴隨著戴天德一招手,書房外的士兵一下涌了進來,卷簾猛地掙扎。然而,剛剛踏上煉神境的他,幾乎是沒有還手之力的。很快,已經被五花大綁地抬走,罵罵咧咧地。

    “你……豬剛鬣!我要上奏!我要參你一本!你懈怠軍情,還侮辱上級!不過一個牙將,你居然敢對我動手!你居然敢對我動手!

    瞧著卷簾被抬走的方向,豬剛鬣不動聲色地說道:“把嘴也堵上吧!

    “諾!”扭過頭,戴天德吆喝道:“把嘴堵上!”

    很快,卷簾的咒罵聲消失了。

    艙室中只剩下豬剛鬣和戴天德兩人。

    低下頭,豬剛鬣又是開始忙于料理軍務了。戴天德卻明顯有些忐忑。

    “剛鬣哥,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

    “不然你覺得我應該怎么做?”豬剛鬣頭都沒抬。

    “應該……我也不知道,不過說起來,他也是我們自己人呀!

    淡淡嘆了口氣,豬剛鬣仰頭道:“有時候,糟糕的友軍,遠比強悍的對手要可怕。你相信他的情報嗎?”

    說著,豬剛鬣不由得哼笑了出來:“妖王給的情報,妖王的許諾……這東西要是都能信得過,那我們之前究竟是在做什么?雖說對方只有三千兵力,但難保,這三千,就是個餌,等我們上鉤!

    “可是,妖都內斗,不是三界皆知的事情嗎?”

    “妖都想要擊敗天庭,難道不是三界皆知的事情?”

    “這……”

    戴天德不再說話了。

    默默提筆寫了一封書信,豬剛鬣隨手折好,裝入信封,又遞給了戴天德,道:“這封信,給曾不歸,曾將軍送過去。要快!

    “諾!”

    ……

    正當豬剛鬣繼續謀劃著的時候,猴子則在小心翼翼地集結兵力,調整布防。

    豬剛鬣遲遲沒有動作,但在猴子的壓力下,對他手下部隊的偵查情報,依舊提升到每日十次的程度。

    這已經是極限了,再多,也已經沒有意義。

    又是五天過去,結果,猴子等到的居然是豬剛鬣再次返回空港的消息。

    看著諜報,猴子都有點不敢相信了。

    “如果不是他其實不想打的話,那我只能佩服他的耐心了!

    歧角輕聲問道:“會不會他知道我們有一萬五千兵力?三千兵力的話,他們還可能快速擊敗,快速撤離,一萬五千兵力的話,則完全不可能!

    這個問題,除非捉住對方的細作,否則肯定是沒有答案的。

    一旁的肥腸忽然舉了個手。

    “那個,猴哥,我想問一句話!

    “說!

    “你是想打呢?還是不想打呢?”

    這一問,猴子頓時愣了一下,道:“怎么說?”

    “如果想打的話,我們就應該往前再挪挪。不然的話,這個位置太深入了,他們肯定是不敢的。要是不想打的話,我們就往后挪挪。徹底斷了對方的念想!

    幾句話說下去,聽得在場的一眾骨干都一愣一愣的。肥腸可很少說這么有建設性的話呢。

    一雙雙的眼睛望過去,看得肥腸都不好意思了。

    對于這個問題,猴子想了想,最終只能答道:“我……想贏!

    對的,想贏,而不是想打。

    所以,既想引誘士氣正旺的豬剛鬣進擊,又想減少損失,順便把戰爭給贏了。

    說實在的,這場戰最開始也是被逼著上的,是為了花果山的長治久安,為了繼續不交稅,為了大家日子過得好一點,有口飯吃。如果把命丟了,那就不值了。

    猴子的想法其實是找個安穩的地方呆著,然后趁著豬剛鬣偷襲獅駝王或者偷襲鵬魔王的時候找個機會出手,結果……嗯,現在變成直接和豬剛鬣直接對決了。

    從猴子的部隊過來,豬剛鬣的部隊就一改往日的風格,沒有動作了。這要說不是針對自己,還真有點說不過去。

    很顯然,事情從決策階段就已經陷入了僵局,這種情況,找手下一眾幾乎不長什么腦子,也不怎么愛讀書的妖怪問策,肯定是問不到的。

    猴子唯一的路,只能是繼續駐扎下去。

    又是三天,豬剛鬣的艦隊又一次啟航了。依舊如同之前的兩次那樣四處游弋,也不動手。

    即便如此,猴子也不敢懈怠,繼續催促著云兮查探。當然,上上下下經過了這么長的時間,想說緊張程度和一開始一樣,那也是不可能的。

    日子又是一天一天過,五天之后,正當所有人都以為豬剛鬣又是如同先前一樣返回軍港的時候,出事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