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妖猴 > 第一百九十九章:突轉

第一百九十九章:突轉

    一瞬間,戰場上的,所有的人或妖,都呆住了。

    隼精指著猴子的長槍在瑟瑟發抖。

    那被長槍指著的猴子,卻緩緩地咧開嘴,笑了。

    此時此刻,就算借隼精十個膽子,大概也沒勇氣當著獅駝王、天河水軍本部大軍的面殺猴子吧。他這一槍刺下去,就等于坐實了造反。兩邊的大軍,無數雙的眼睛,所有人都是證人。關鍵是,這些證人不像之前的新軍所部和豬剛鬣部,他有本事屠殺。

    不僅如此,整個梟行軍,誰都別活了;蛘,隼精可以賭一賭,賭獅駝王站在他這邊。

    不過,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呢?

    “他們在干什么?”站在艦首上的獅駝王低聲問道。

    “末將感覺……是鵬魔王想借機殺那妖猴!

    “哦?”獅駝王嘴角微微上揚,笑了。

    “殿下,我們……”

    花斑欲言又止,獅駝王也不說話,就只是站著,笑嘻嘻地看著。

    就算隼精一意孤行,他的手下,大概也不會同意吧。

    即便獅駝王也樂意看到猴子被殺,但,他肯定也會在猴子被殺之后,迅速揮軍將隼精拿下,送到妖都去。這可是大功一件呀,還能將事情撇得一干二凈。

    緩緩地,那指著猴子的長槍縮了回來。

    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火鱗一點一點地靠近,落到整個癱倒在崩壞船艙中的猴子身旁,將他扶起,卻猛然發現已經傷痕累累的兩人,連騰空而起的靈力都沒有了。

    一只雄鷹迅速穿越層層的包圍圈,化出人形,落到猴子與火鱗身旁——少英。

    當著所有人的面,少英將猴子和火鱗的手都搭到了自己的肩上,馱著他們騰空而起。

    梟行軍的士兵讓開了一條過道。

    隼精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看著少英帶著猴子和火鱗離開。那牙咬得緊緊地,卻又無可奈何。

    下一刻,新軍爆發出了歡呼聲。

    與新軍混雜站著的豬剛鬣所部的士兵,似乎也一個個忽然松懈了下來,笑了。

    天河水軍旗艦上的令旗快速揮舞了起來。豬剛鬣所部聞風而動,迅速控制了幾艘戰艦,脫離戰場,朝著本部大軍靠攏。

    “我們也動一下吧!

    “往哪動?”

    “往獅駝軍!焙镒釉谏儆⒌臄v扶下艱難地站著,咧嘴笑道:“要說獅駝王希望我死,我相信,但說獅駝王敢殺我,我是不信的。論膽子,獅駝王終究沒有鵬魔王肥呀。哈哈哈哈!

    在他的命令下,新軍所部也很快控制了幾艘戰艦,朝著獅駝王的軍隊靠攏。

    一下子,正中只剩下殘存的梟行軍,以及一艘艘廢棄了,卻依舊懸浮的戰艦了。一眾妖兵妖將不知所措。

    渾身是血的豬剛鬣騰空而起,一躍飛過數里的路程,落到了本部大軍旗艦的甲板上,單膝跪地,拱手道:“末將無能,未能剿滅妖軍,還請天輔將軍責罰!”

    淡淡看了豬剛鬣一眼,老將天輔擺了擺手道:“回去再說吧!

    說罷,轉身就走。

    很快,天河水軍本部大軍護著剛剛逃離戰場的豬剛鬣所部開始撤離了。

    與此同時,傷痕累累的猴子已經被送到了獅駝王的面前。

    瞧著猴子那渾身乏力,連站都站不起來的樣子,獅駝王面無表情地說道:“給他一張椅子!

    “諾!”

    很快,一張椅子被送到了身后,猴子整個癱坐了下去,忍不住開始咳了起來,重重地咳,都咳出了血。

    獅駝王也不說話,就默默地看著。

    好一會,猴子終于緩過勁來了,抬頭望著獅駝王,咧著嘴笑著,有氣無力地說道:“好久不見了,殿下!

    “聽說,你在妖都混得不錯呢!

    “那都是托了殿下的福,說起來,咳咳咳……說起來,獅駝國算是末將的娘家呢。剛剛差點掛了,幸虧殿下來得及時,果然……還是娘家人可靠呀!

    聞言,獅駝王不由得一下愣住,瞧著猴子,那眉頭輕輕挑了挑,道:“你能這么想的話,本王甚是欣慰!

    “那要不,殿下再幫末將一個忙?”

    “什么忙?”

    回頭遠遠地瞥了梟行軍一眼,猴子輕聲說道:“幫末將,把他們全都拿下。剛剛他們要殺末將,殿下您也都看到了,拿下了,末將好回去交差。到時候首功,必是殿下您的。如何?”

    說罷,猴子便注視著獅駝王,等待著。

    遠遠地眺望著梟行軍戰艦上被燒了一半的旗幟,許久,獅駝王終究是搖了搖頭。

    “這個忙,幫不了!币膊坏群镒诱f話,獅駝王已經一個轉身,擺手道:“撤吧!

    “全軍返航——!”

    “全軍返航——!”

    “全軍返航——!”

    一聲聲的呼喊傳遞,很快,懸停在天空中的整支艦隊都動了起來,緩緩地撤離。只剩下梟行軍的還留在原地。

    戰艦折損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是傷痕累累。好幾艘在還冒著濃煙。

    殘存的士兵一個個灰頭土臉的,落到了甲板上。大多都負傷了。

    隼精呆呆地望著遠去的獅駝國艦隊,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損失慘重,一早定下的目標,卻一個都沒達成。不僅如此,現在……怕是還惹了一身騷。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一場來自妖都的裁決。

    “將軍,我們接下來怎么辦?咱這可是謀逆呀……要不,跟獅駝王商量一下?畢竟,獅駝王應該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才對的!

    “省省吧,就獅駝王那慫逼樣,你覺得他有種站在咱這邊嗎?”

    “不管怎樣,總要試試吧?萬一他就同意了呢?”

    “就算同意了也沒用!天河水軍也看到了,你以為妖都在天庭沒細作嗎?很快他們什么都知道了!”

    “那怎么辦?就這么回去,攻擊友軍,形同謀逆呀!咱都得死!”

    “不……冷靜,冷靜!宾谰е,惡狠狠地環視著圍在自己周圍七嘴八舌的妖將道:“記住了,不是我們主動攻擊新軍,是新軍和天河水軍聯合起來攻擊我們!我們是被動迎擊!”

    “?”聞言,四周的妖將都不由得愣住了。

    方才用狼牙棒砸猴子的鳩精一時沒想明白,支支吾吾地說道:“可是……他們加起來兵力都比我們少,這樣……說不通呀……”

    “說不說的通是他們的事,我們怎么知道他們為什么攻擊我們?”隼精猛地咆哮道。

    “可是……可是……”

    鳩精還想說什么,可話還沒說出來,惱怒的隼精便已經抽出了身旁妖將的配劍,“噗”的一聲,一劍刺穿了鳩精的心臟。

    四周的妖將驚得瞪大了眼睛,一個個連忙后退。

    鳩精睜著不甘的雙眼,一臉驚恐的望著隼精。很快,劍被抽離了,鮮血濺灑,他被推倒在地。堂堂一個化神境金仙修為的妖將,就這么沒了聲息。

    握著沾滿血的劍,隼精高聲叱道:“沒有可是!都聽好了,就是他們主動攻擊我們!誰要是敢胡說八道,這就是下場!”

    聞言,四周的妖將只得一個個戰戰兢兢地躬身,拱手。

    ……

    “哈哈哈哈,咳咳……我以為我死定了,沒想到閻王爺不收。哈哈哈哈!

    一路笑著,猴子被大紅、牛頭、黑尾、肥腸抬到了船艙里。無數的妖兵將船艙圍了個水泄不通,熙熙攘攘地,一個個伸長了腦袋。

    妖群中,妍兮冷冷地瞧著照看火鱗的少英。

    “末將妍兮,新軍都統。兩位,還沒請教!

    少英尷尬地笑了,只得拱手回禮道:“賤名,不足掛齒。不足掛齒!

    “你們認識是嗎?”妍兮朝著猴子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

    “不認識。大家都是妖嘛,當然要互相扶持。哈哈哈哈!鄙儆擂蔚匦χ。

    “這樣嗎?”妍兮笑得意味深長,道:“不管如何,還是要謝謝你們。最早的爆炸也是你們弄的吧?沒有你們,我們還真熬不到援軍趕到!

    “舉手之勞,舉手之勞!

    眾妖兵迅速讓開了一條過道,獅駝王帶著花斑快步走來,忽然看到妖群之中一個熟悉的身影,停下了腳步。

    松鼠軍醫嚇得連忙低下頭去,戰戰兢兢地站著。

    “你還在他身邊呀?”

    這一問,松鼠軍醫嚇得當即跪地叩拜,支支吾吾地說道:“啟稟殿下,卑職……卑職,卑職只是奉命……”

    “行啦!當本王看不穿你的小心思嗎?”獅駝王一臉嫌棄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愛呆哪里呆哪里吧。本王沒空搭理你!

    說著,獅駝王已經快步走入了猴子房中。

    “怎么樣了?”

    “稟殿下,無大礙,修養一陣子就行了!豹{駝王的新軍醫拱手道。

    “行吧,你們都出去!

    短短的一句話,四周的侍衛當即聞風而動,將擠在房間里的猴子手下的人馬全部都轟了出去,連帶地,還下了禁音咒。

    一下子,艙室之中只剩下猴子和獅駝王了。

    獅駝王躬著身,緩緩坐到了猴子臥榻邊的椅子上,道:“我們聊聊!

    “殿下想……聊啥?”

    “聊聊你在妖都的事情,好好聊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