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寇道 > 第四十一章 戳大桿子

第四十一章 戳大桿子

    一個月后——

    還是在梅花樁上,只是寇立赤裸著上半身,筋肉條條框框,看似瘦削,但蘊含著難以想象的爆發力。

    樁子上站馬步,兩腿各用浸油麻繩掛著青石塊,從剛開始練,雙腿上每十天加十斤,合起來就是六十斤的重量,木樁子似乎都被壓的‘嘎吱’作響。

    而武館學徒們,包括教習,最高紀錄也是六十斤,但這卻是苦練半年,或者是一年的成果了。

    “來吧!”

    隨著寇立一聲低喝,梅花樁四角外,四個武館學徒同時抄起白楠木棍,棍頭削尖,用牛皮包裹,也就做成了桿子,或戳或挑,撲殺過來。

    同一時間,寇立一個虎形回身,身影在東西兩根樁子上一蹭,猛的躲開其中兩根,肩胛骨一縮一彈,彈飛了其中一根,最后一根躲無可躲,拳架子一起,‘啪’的一下,后背硬生生挨了一記。

    然而寇立業已不是之前的他了,身形只是稍稍晃了晃,走絞花步,蹬起滑落,氣血一沉,借著抽勢,架子趁勢一轉,反而更加穩當。

    那四個學徒學徒也不含糊,那大桿子當槍使,上步劈、扎,挑,轉身刺,弓步推槍,插步攔,中平槍。

    一時間,槍影連成一片,將寇立的身形覆蓋,梅花樁上,不時傳來‘噼啪噼啪’的聲響。

    這才是真正的站硬樁、走活樁的難度,腿掛大青石塊,外有大桿子戳拿橫掃,并且要足足撐上半個時辰,才算是真正過關。

    沒有人能在短短一個月內成功,最快的記錄,是二師兄莫一,他花了兩個半月。

    這不僅僅考驗你的拳術、樁功、經驗,還有你的抗打能力,人力有時窮,你不可能避過所有的打擊。

    而只要有一次你扛不過去,就算是你輸。

    時間在不斷的流逝,寇立的速度也在不斷變慢,甚至大多數情況下,除了戳和扎,以及要害部位,他已經不再避開其余的抽打了。

    “快了,再扛過半柱香時間,寇師兄就過關了!”蝦頭緊張的道,鄭小寶則捏著小拳頭給寇哥哥打氣。

    似乎真的是成功在望,打破武館的最高紀錄!

    然而就在此時,岳武霍突然道:“老李,你去幫幫忙!

    老李就是李教習,而李教習就是那個胥家出生,由于出言不遜,被五象館的人像狗一樣綁過來的男子。

    他對寇立,那可是有切骨之仇,而且他也是武館中,唯一精通扎槍術的教習。

    而用他的意義,不言而喻。

    “不是吧,總教頭這是要干什么?”

    “這還不懂,爭風吃醋啊,表妹都被人搶走了!

    “總教頭這么小心眼?”

    “噓噓,小點聲,別讓他聽見!”

    而岳武霍又怎么可能聽不見,面色頓時黑如鐵碳,怒吼一聲:“都閑著是不是,今天的訓練量加倍!”

    話音一落,頓時哀嚎慘叫聲連成一片。

    而又撐了一百息的時間,終于,一記又狠又辣的大扎槍點在了寇立的胸口,連人帶石,一齊頂翻在地。

    “寇師兄,我看你還是再練一練吧,”李教習假笑一聲,扯高氣昂的離開了。

    “寇哥哥——”

    鄭寶兒和蝦頭剛想要安慰,卻被寇立止住,平靜的搖了搖頭:“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雞毛蒜皮的事上,去站樁!

    等二人走后,寇立才皺著眉揉了揉胸口,這姓李的還真狠,但是他也明白,李教習或許真的是想折辱自己,但是岳武霍肯定不會只是這般短視,就算厭惡自己,他難道不顧忌猛虎拳的呼吸法?

    那對方到底想要提點自己什么,為什么不讓自己通過硬樁考核。

    他本想直接去問,但是一看對方那黑的锃亮的臉面,便打消了這個念頭,無它,昨日那‘林表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居然又送來了一盒糕點。

    當時寇立就感受到了殺意,赤裸裸的殺意。

    可問題是,自己真的是啥也沒干啊。

    將這無聊的念頭打掉,寇立還是決定,去請教一下大師兄,結果走在半路上,居然看見了至少半月沒出門的莫一。

    這家伙雖然住在武館里,但是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不過莫名的,寇立看對方有一種熟悉感。

    “莫師兄!

    莫一奇特的看了他一眼,交錯而過之際,開了口,“這些天不要出武館!

    寇立一愣,這又是什么意思,不要出武館,是外面有什么針對自己的危險?

    黃公子,還是水龍幫。

    心思重重之下,就連到了羅嚴宗地盤都不知曉。

    “師弟莫不是來抱怨的吧,聽說老二這幾天,可是天天針對你呢!绷_嚴宗哈哈笑道。

    寇立這才注意到,院子內還有兩個陌生人,朝自己拱了拱手,腳步輕盈,默不作聲的離開了。

    “這二位——”

    “我在武行的朋友,今日是來做客的,”羅嚴宗似乎不欲多談,轉口道:“老八你來找我,莫不是來打小報告的?”

    寇立苦笑搖了搖頭,“寇某還不至于那么不知輕重,只是不明白岳師兄的用意,所以特意來請教!

    羅嚴宗滿意的點了點頭:“老八你這心態好,師兄弟間自是應該和睦,以老二的性子,雖然喜怒哀樂直接擺在臉上,但也是出了名的公正,他的用意,怕只是想讓你多琢磨一下貫氣法!

    “貫氣法?”

    “對,就是高架勢的氣沉丹田,”羅嚴宗擺了個架勢,雙腳分開,膝微屈,雙手做合抱狀,鼻子徐徐吸氣,肚皮,尤其是臍下半寸處,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起,大了足有一圈,好似蛤蟆捧腹般,肚皮里‘咕嘟咕嘟’直響。

    “記住我的姿態和采氣,提肛、提腎、腹部內吸,這是抱丹田!

    然后羅嚴宗又開始變換姿態,十指微抓,挺胸收小腹,壓縮丹田使氣隨意念上沖百會,氣血堆積,含胸疊背,小腹、胸口、腦門,已是黑紅一片,而且寇立不用摸都知道,強若巨石,硬如鋼鐵。

    “這是豎丹田,也是聚氣血的手段!

    再然后,羅嚴宗低喝一口氣,喉嚨好似咽了鵝蛋似的,就趁著這口氣,腰背腿臂同時一抖,好似要將生產似的,周身經絡開始壓縮,而肚皮內收,好似直接貼到背上似的。

    然后終于‘接生’了,大師兄不假思索的并拳搗去,院子里,一顆手腕粗的小樹,一聲炸響,干脆利落的被打折了,而且連根部都被拔了起來,條絡樹須像是花朵般綻開。

    “這是壓丹田,抱丹田、豎丹田、壓丹田,以及最后的發勁,合起來便是貫勁法,這也概括了所有的丹田發勁方式!

    寇立回想起自己打出整勁的感覺,更多的只是憑借生死關口的激發,而且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根本讓人反應過來,沒想居然還有這么多的講究。

    “猛虎拳的發勁方式過于猛烈,讓你學習貫氣法,就是為了讓你更好的把握住虎拳獸勁,才更有可能達到那大成境界!

    等寇立離開之后,羅嚴宗才微微嘆了口氣,其實還有一個理由,他沒有說出口,那就是寇立的進步太快了,雖然是好事,雖然暫時看不出問題,但他還是想壓一壓。

    練武的好苗子,更需要壘實土壤,這是他和岳武霍的共識。

    不然的話,這是要接近煉體時才需掌握的門道,他也不會現在就傳下去。

    粵州這塊風起云涌的地界兒,武館不可能這么一直遺世獨立,已經有人開始施加壓力了。

    就算是做萬一之想,他也要給武館保留火種。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