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寇道 > 第三十三章 鳳府鎮東南(完)

第三十三章 鳳府鎮東南(完)

    三才拳曲天華,可說是比六大粵拳宗師還要老一輩,也是嶺南第一代的大拳師。

    那時東南六省還未開埠,人煙稀少,流民眾多,但在那時,海禍已經有了征兆,倭奴國的浪人經常漂洋過海,來當地討口飯吃。

    能橫渡大海的,自然都不是什么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子,浪人們跟土匪強盜一般,以搶奪偷盜為生。

    其中自然有犯到拳師手上的,下場自然凄慘。

    當時有一位七八歲的小倭奴浪人,就因偷盜被曲天華所抓,因其年少,加上并無多少惡跡,便沒有多加懲戒,而是隨手放了他。

    但沒想這位小浪人居然被曲師傅的拳術所震撼,日夜哭求拜師。

    那時倭奴國人還不是海盜的代名詞,加上曲天華為人敦厚良善,崇奉圣人‘有教無類’的一套,便收了他虔心教導,當作自家子女。

    不過隨著海貿越盛,海盜生意也越來越紅火,這個小浪人仗著身份和拳術的優勢,已經漸漸成為其中一個勢力的頭領。

    當時的情況是,海商便是海盜,海盜也是平民,而官員又在背后做靠山,幾乎就沒有不犯事的。

    不過老一輩的拳師,大多講究個江湖道義,此事被曲天華發現后,心中暴怒,當即就要廢了那浪人一身拳術,不過到底是親手帶大的,加上子女相求,最終還是心軟了,最后關頭留了手,暫記大過,以觀后效。

    誰知這浪人是狼顧的性子,根本就沒打算洗心革面,而是伙同另一伙知名海盜,屠了姓曲的滿門,而后曲天華忍辱負重,苦苦找了十年,才最終報了此仇。

    當時整個海盜船都被燒沒了,曲天華本以為這個孽障也死在其中,但沒想到,對方居然能活了下來,而且在倭奴國內另闖了一番名目。

    關中四豪——猛鬼豪!

    仇人見仇人,曲天華當即眼就紅了,怒道:“孽障,你居然還沒死!”

    “死,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等你老掉,等你徹底打不動,但沒想到你還像當年那般蠢笨,拖著衰老之軀,做無謂之事,我這次來到中原,就是為了徹底打死你,就像是你的兒子、女兒,還有你那小孫子,通通徹底撕碎!”那被燒的凄慘如惡鬼的猛鬼豪陰沉沉的道。

    曲天華頓時一陣暈厥,他知道自己這副半殘之軀,已經不可能是自己對手了,難道自己最終要死在仇人的手上?

    猛鬼豪嘲諷的一笑,雙腳外抵內張,左臂內旋,從肋下傳出,右掌高舉,掌背如窩坑,這是陰陽手正反掌的起手式。

    而這本該是光明正大的拳架子,在對方施展開來時,卻充斥著一股妖鬼的氣勢,這些年間,他在倭奴國內又將這掌法與摔投技相結合,練成了獨一無二的猛鬼式。

    剎那間,猛鬼豪的表情扭曲起來,腳步一爪一彈,身形好似惡鬼,瞬間撲上,空氣中仿佛一下子傳出凄厲怪嚎般的慘叫。

    “死!”

    雙肘一叩一爪,猛鬼外刈,曲天華躲閃不及,右肩血肉骨塊順間炸碎開來,同時施展陰陽野神轉,身影好似倭奴國中在森林出沒的野神,一幻一閃,出現在了側后方,腳尖緊扣,深吸一口氣,氣合爆炸,順氣血而下,猛鬼惡勢踢。

    這一腳極其惡毒,踩踏的是關節內側,直接一聲脆響,半截骨頭直接刺出了皮肉,膝蓋骨掛在骨膜上,仿佛隨時會落下。

    “碎玉!”

    又是一聲爆響,小腿骨以同樣的方式炸裂開來,這猛鬼豪根本不是要擊敗對方,而是要徹底虐殺這老人。

    “曲師傅!”

    “倭奴人和你們拼了!”

    這時,場上有血性的拳師再也忍不住,也不顧身上傷勢有多重,一擁而上,想要救下曲天華。

    “哈哈哈——”

    猛鬼豪發出似鬼似魔一般的尖叫聲,陰陽魔勁相互轉化,腹部肉眼可見的鼓起,這毫無疑問是中原丹道的氣沉丹田,通過勁力震動腹腔器官,逼迫經絡擴展,氣血內涌,蓄力內深。

    然后又是一聲怪嘯,猛鬼亂打,伴隨著猙獰的吐勁,雙爪似乎化成一連串的幻影,所過之處,血肉橫飛,人影砸的到處都是。

    “我不僅要毀了你,還要毀了你心中的道義!”

    “是不是要制止一下,”備中家的一位代表低聲道,很顯然,這已經超出比武的范疇了。

    “這不正是我們想要做的嘛,”尾田家代表冷酷的道。

    “嘻嘻嘻嘻,鬼神之道么,”香僧丸折扇捂住嘴巴,怪異的笑著,看向猛鬼豪的眼光,就像是在看一具上等的容器。

    猛鬼豪血沫擠滿的爪牙,剛撕開其中一位年輕拳師的咽喉,忽然背后皮毛一黏,這讓他想到了很久以前的回憶。

    那還是他剛剛拜入曲天華的門下,那時這老鬼經常會跟他玩的游戲,便是通過推手來逼拳架子,但是他的推手跟其他人不同,乃是掌心向內,憑空生出一股吸勁,稍不留神,整個身子都會被吸進去。

    他曾經問過,而對方卻總是沒有回答,只是笑瞇瞇的看著自己。

    猛鬼豪這才意識到,自己折磨了對方這么久,而對方卻沒有發出一聲半點的慘叫,對方不是已經不行了,而是一直在忍耐。

    這老家伙到最后還留了一手!

    那股詭異的吸力再度傳出,雙方體內同時像開了鍋似的,手心、腳心、小腿、大腿,同時發麻發冷。

    三才掌、陰陽樁、太極勁!

    太極甩身鞭!

    這勁力并不是從曲天華的身上爆出,他也已經沒有半點力氣,這一戳鞭,是借助對方勁力打出的內家剛鞭,借力打力,逼迫對方勁力反噬,震碎五臟六腑。

    這不僅是丹道中的高深本事,還是四大煉中的煉皮大成,捻皮為鞭,搭肉發勁。

    不是曲天華真的留了一手,而是對方自以為學全了所有本事,已經開始蔑視中原拳術,自然感悟不到三才掌的精髓。

    體內猛的傳來一陣悶響,再然后,猛鬼豪龐大的身軀一下子僵住了,五官緩緩滲出血水來。

    “老鬼,你到底是留了一手!”

    曲天華勉強一笑,道:“師父教徒弟,從不留手,拳種精要只在細微處,你學不成,不是你資質不行,而是你心性不過關,你,還不配做我徒弟!

    猛鬼豪臨死之前,忽然又響起,他跟自己推手時那吸掌的本事,原來這最高深的技巧,對方從入門開始,就已經在傳授自己了,陰陽樁,太極換掌!

    “可惡。。!”猛鬼豪慘叫一聲,死不瞑目。

    “混賬!”

    “老東西!”

    關中四豪中的霸王豪和神牙豪一同撲了上來,然后一聲爆響,以更加快的速度彈了回去,一道氣勢兇猛如山的身影,直沖向倭奴眾強者。

    柔術猛鬼腳步一踏,吸氣無止境般,身形仿佛要撐開衣服,高低手一架,十字固,緊接著就要施展空氣投,他曾經用這一招,將一具練習用的鐵人給砸的四分五裂。

    然而他抓住對方的感覺,就像是在提起大地,再然后,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直接被丟出十丈開外。

    頭扎馬尾辮的中年男大喝一聲,貓足立,回旋踢,腳尖旋轉之處,氣合氣爆,腳似旋風,可惜旋風還未攪動天地海洋,胸口一沉,整個就被掀翻開來。

    半國第一流浪武士刀還未拔出,就被一記爆炸手刀砸的刀鞘斷裂,虎口顫抖。

    煙霧忽然冒出,兩道黑影從背后顯出,虛實轉化,居然是使節團中兩個極不起眼的年輕人,手中短刀似毒蛇一般劈向對方。

    可是寇立的身影野像是他們一般,在前方三尺處一閃,忽然出現在二人后方半尺,反手雙鞭,火藥勁抽出,霧氣炸開,兩只老鼠躲閃不及,在半空中就被抽炸了身子。

    合手豪咬了咬牙,還剩完好的一只手沖上前去,‘砰’的一聲炸響,另外一只手也砸斷開來。

    寇立一路沖殺,所過之處,倭奴國舉國之力招攬的強人豪杰,莫不是一招之敵。

    倭奴國最后的三大天王,宮本刀神、鬼神丸、尾田剛,幾乎通一時間站起身來。

    宮本這老鬼雙眼微瞇,看不清眼神,只是身子好似破土的竹筍般,身形好似在緩緩生長,手上油乎乎的倭刀,漸漸醞釀出一股難以想象的巨大刀勢。

    五十年第一神刀,刀勢中,夾雜著那種無敵的精氣神,自然有股沛然難擋的力量,若是讓它醞釀出來,怕是連大拳師都有能可死在這一刀下。

    這是國勢之刀。!

    可是老手還沒摸到刀身,寇立猛的回頭,那眼神,就像是鷹隼的嘴喙,一下子戳到了心底里,刀勢在醞釀到極限之前,‘噌’的一聲,刀身忽然從刀鞘中拔出三尺,氣勢如大江東去,瞬間沒了之前的威脅。

    尾田剛想出手,好似百鳥般的尖叫聲便響了起來,“別輕易的就打大總管的主意啊,不然豈不是顯的我們這些朝廷鷹犬無能!

    伴隨著話語,門窗猛的被撞開,一道道身影竄出,擋住了準備重新撲上來的倭奴國眾強者,論氣勢、論實力、論兇惡的模樣,半點都不遜色于對方。

    “是鳳府的人!”

    “鳳府動手了!”

    “那個鳳公主派人來了!”

    一時間,被打敗的粵地拳師,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寇立沒有半點阻攔的走到了十豪強代表的面前,居高臨下,緩緩道:“幾位貴客,看來,我得給你們講講,這東南的規矩!

    ………………

    而在佛塔的十里開外,鳳攆大轎上,黃公子臉蛋像玉梨花一樣,正靠在軟榻上翻著雜書。

    老太監欲言又止,“公子,說好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才第二天,粵地還有不少著名拳師在觀望,咱們是不是——”

    “計劃改了,先吃螳螂,黃雀來了,再打死黃雀,你覺的這主意怎么樣,”黃公子美目一翻,任性的道。

    老太監當即五體投地,“公子英明!”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