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寇道 > 第三十四章 一府敵一國(護法加更)

第三十四章 一府敵一國(護法加更)

    “放心,不會如他們所愿的!

    寇立將老拳師的尸首用白布遮住,看著這些曲天華的門徒,他們眼中散發出的悲痛、憤怒、屈辱、猙獰,他便知道,這一次是來對了。

    拳師不比其他,意志精神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若是任由對方圍城打援,將他們的脊梁骨統統打斷,那么就算鳳府最后出面,招攬來的,也只是一些行尸走肉,沒有什么價值了。

    知恥而后勇,這恥辱,它也是有度的,超過這個度,那就是心理陰影了,也就是魔障,不是每個人,都有大勇氣去破開它的。

    “大總管,我等要將曲老師傅的尸體先行安葬,靜待閣下凱旋,”長眉拳丁師傅紅著眼道。

    “放心,不會輸的,”寇立不容質疑的道。

    “大總管,后會有期!”

    “總管,莫要辜負我們的期望!

    “倭奴人的拳術有些不對勁,應該是跟中原的拳術融合,再進行本土化,已經不再像是當年那般簡陋了……”

    這些殘存的粵地拳師傳人,就像是在叮囑自己親人般,就連自己的拳術秘訣精要,還有落敗的原因,都傾囊告知,就像是當年,一個從京城里來的古怪小將,和粵地三教九流的角色混在一起,以及激于義憤的拳師,苦苦鉆研如何破開這六省糜爛之局。

    那時,有識之士不分地位,不論長幼,有苦同吃,有難同擋,精氣神擰成一股繩,時人眼中的笑話,就漸漸變成了名震東南的洪家軍。

    他們是從血里火里鍛出來的寶劍,自然能吹毛斷發,無物能擋。

    拳師也是同樣的道理,只靠陰謀算計,利益茍合,是練不出無敵的拳術的。

    “嘻嘻嘻嘻,大總管來的可真早,看來是要替東南拳師來跟我們交流一下?”香僧丸怪笑道。

    寇立在資料上了解過對方,是香神道的僧侶領袖,香神道和真言宗,算是倭奴國本土最大的兩種宗教實力,前者更是以人前顯圣,創建人間神國為宗旨。

    這類的邪教在中原不是沒出現過,但一般都是天下大亂之際,趁著牛鬼蛇神亂飛,借著人道洪流起家,而且一旦定鼎,立刻就會被王朝鎮壓。

    但恰好,如今正是倭奴國的戰國時期,這香神道就成了各大豪強拉攏的對象。

    “當然,如今看來,的確是得交流一下,你們倭奴國的拳術,看著的確是不怎么經打!

    寇立此話一出,一眾倭奴強者紛紛怒視對方,但卻沒有敢插口的,畢竟對方剛剛一人一拳,將他們不是打趴,就是打飛,他們敬畏強者,而強者的話,向來便是真理。

    十個豪強代表低聲交流了番,最后派了一位面色普通的年輕人上了擂臺,這人從面貌,到身高氣質,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落在人群中都不起眼,更何況是在怪物頻出的使節團中。

    但是寇立卻對對方很有印象,不是哪個拳師都能躲開自己的劈勁神鞭,再聯想到對方奇特的霧氣和那只老鼠,身份已經脫口而出了。

    “甲忍刺客團善用貓遁,乙忍刺客團善用鼠遁,加上閣下能躲開我的鞭打,不出意外的,應該是乙忍刺客團四大院主吧!

    甲忍刺客團和乙忍刺客團,在倭奴國內可是數代的死敵,寇立之前在荒島上斬殺的忍大師,便是甲忍刺客團四大師中的一員,而四大院和四大師,毫無疑問是同一個層次。

    這也變相證明刺客團中的藏龍臥虎,他們給朝廷的人員名單中,可沒有這號人物。

    當初的忍大師,可是能刀斬蛇魔的狠角色,而眼前這位乙忍院主,必然也不例外。

    寇立沉吟了片刻,忽然道了一聲,“青鳳!

    從鳳府眾拳師中,一位鳳衛打扮的年輕女子緩緩起身,寇立附耳了幾句,這才緩緩走上擂臺。

    “這么漂亮的小娘,怎么以前在府上沒有見過,”蛤蟆臉嘀咕道。

    事實上,不僅是他沒見過,就算是大部分府中拳師,都沒有見過這號人物,因為這是黃公子的貼身護衛,三鳳衛之一,信任程度跟老太監相差無幾,拳術——同樣是不相上下。

    而且訓練她的手段,全是血桿子中殺手的本事,這一場,可說是中原的殺手對抗倭奴國刺客。

    場上的二位,似乎都沒有開口的意圖,而且上來就動手,青鳳袖間一抹,一口軟劍反轉而出,對方同樣是從不知哪里,掏出的手甲鉤,這種武器類似于指虎,但卻更加猙獰可怖,就像是包裹住手掌的鋒利鐵爪。

    二人的手段,是相同的風格,刀刀致命、招招兇悍,每一招都蘊含著同樣的殺性和有死無生的意志。

    但高手卻能看出風格的差異,這確是由于環境的不同造成的。

    在中原,刺客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是斬讒臣、誅魍魎的豪杰之士,史官都特意用如椽大筆寫下了《刺客列傳》,列傳者,記史中人物,他們是憑單人之力,就能改變歷史走向的重要角色。

    而倭奴國的刺客,由于戰國將臨,豪杰和鬼雄紛紛出世,刺客團做為討取敵首的一種謀策,刺殺、下毒、媚殺,無所不用其極,豪強們忌憚它,又利用它,加上暗殺事件此起彼伏,人人皆感危機,倭奴國國人普遍視它為黑暗可怖的營生。

    是故,中原刺客的暗殺手段中,透著一股龍蛇起陸,掀天翻地的大氣魄,而倭奴刺客的手段,則更加陰惡詭秘,無所不用其極。

    暗劍術——白虹貫日!

    青鳳抱膝提劍,身形一矮一炸,劍身在一抹一擦中,居然燒出了白色磷火,一下子席卷而出,自有一種改天換地,動蕩乾坤的大氣魄,而在這股氣魄中,自有一種駭人殺氣,死死鎖定住了對方。

    乙忍院主疾退,手中硫磺彈和千本亂灑而出,砸落的地方冒出了滾滾黃煙和黑火,其中還參雜著惡臭味的毒煙。

    煙霧繚繞之中,院主猛的一拍頭上斗笠,身子一矮,居然將整個身子都蓋沒了,從衣服中爬出一只老鼠,人影卻詭異的消失無蹤。

    這一殺勢匯聚到極點的一劍,居然刺了個空。

    精氣神不可遏制的由盛而衰,就在這一剎那中,一道人影從左后方刺入,手甲鉤直插腦后。

    就在這危險關口,青鳳忽然將劍身一甩,彈簧聲炸出,這一下居然將劍身甩掉,露出劍中劍來,對于背后的殺招不管不顧,短劍劍身一轉,卻好似半點不反光,往右后方刺去。

    然后,在黃霧彌漫的空白之地,硬生生刺穿了一人的腦袋。

    人一死,手甲鉤頓時無力落下,插在了青鳳腰間。

    倭奴國十豪強代表同時眉頭一皺,氣度不穩的已經當場站起,剎那間,勝負生死倒轉,但對方是怎么看出來,這本該屬于乙忍的獨門分身刺殺術。

    等煙霧散盡后,落于眾人眼前的,便是一根插入地面的忍杖,一個模樣怪異的人皮娃娃,一絲卷在上面的鋼絲線繩。

    青鳳面無表情的把腰間的鋼爪拔出,皮肉翻開,血水激流,緩緩走了回去,朝著寇立微微躬身。

    寇立面色平靜,手爪忽然往對方腰間一抹,同時一甩,薄薄的一層皮肉就被剝離下來,砸在地上后,化作一灘濃水。

    這只手甲鉤是有毒的。

    “回去養傷,這里沒你的事了!

    “我還能上場,”青鳳面無表情的道。

    “這是命令!

    青鳳眼中閃過一絲不服氣,看著寇立深沉的眼神,心中一顫,躬了躬身,低頭離去。

    似乎是急于找場面,不過片刻,對方就又派出了一位人選,身穿大紅倭服,面繪濃妝,不男不女的怪人,也是陰陽道的當代傳人。

    “蛤蟆臉!

    “別在這么多人面前叫我蛤蟆,多丟面子,人家也是有名字的好吧,”蛤蟆臉嘀咕了句,心中卻有些躍躍欲試,乖乖的湊了上來。

    “第二十三招之后,對方的胯骨三處寸之處,會露出破綻!

    蛤蟆臉一愣,他明白對方剛剛對青鳳說什么,但他怎么會知道,這倭奴國強者本領的破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