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寇道 > 第五十九章 龍吐水(下)(給簡單の小子的加更2/5)

第五十九章 龍吐水(下)(給簡單の小子的加更2/5)

    場面混亂到了極點,暴狼以一敵三,以他的拳術,半點不落下風,只是倒霉了四周人物,畢竟就算是幫會骨干,那也不全是練家子,一旦被波及,不是砸的頭破血流,就是摔的氣暈八素,這些人也不是沒有護衛拳師,眼看著就是一通大亂戰。

    “四虎八狼,說出去名氣極大,但是我們這些人,其實都是被幫會給耽誤了,十幾年前,水龍幫剛剛起勢,從早到晚都要打,乃至每一分一刻都有可能被埋伏圍殺,名聲是打出來了,但也留下了一身暗傷,你應該知道,拳師養身的功夫甚至比練拳還要重要!

    金剛虎粗大手臂一撞,就把丟過來的幾道人影重新撞飛,面無表情的道:“最險惡的一次,我、大力狼、無面狼,被人斬的腸子都流出來了,硬生生塞進去繼續砍,這才端了兩個當時幾乎同等勢力的幫會,不然以我們這些人的天賦,至少也會出一兩個大拳師來,而不會被你一鍋端!

    寇立默然,若不是金剛虎有羅漢寺的秘傳洗髓篇,怕是也只能在大成的層次晃蕩,這不是拳術層面的問題,而是身體的各處明暗傷勢影響。

    再強的打家,也只是打手,但是一旦晉升大拳師,那便是王侯將相的座上賓,土豪財主跪著都來給你送銀子。

    “不過這家伙不一樣,”金剛虎看著場上越打越興奮的暴狼,有些怒其不爭,“四虎八狼中,這蠢貨的天賦最高,也是最有可能晉升大拳師的,當年幫內先把他送去車家溝,又在五象館待了一年,結果這蠢貨居然打傷人跑了回來!

    寇立明白了,怪不得暴狼會象形拳的豹形,怕是水龍幫也意識到幫內頂級戰力的匱乏,想要供出一個大拳師來,可惜暴狼自己不爭氣。

    想要入四大煉,不僅拳術層面的提升,心境也要入至誠之道的門檻,這暴狼就像是個人形泰迪,一撩就爆,這種心境,別說天賦再高,就算是大宗師轉世投胎,也不可能走到最后一步。

    “來啊,一起來,你們打不死我,這龍頭就換我來做,”暴狼被一記揉臂抖掌掃過,半張臉都是血花,但依舊兇神惡煞的道。

    “怎么,大選還沒開始,你暴狼就要奪老夫的位子嗎?”門口處,一道蒼老、卻不乏威嚴的聲音響起。

    暴狼眼中忽然閃過一絲血色,突然怪嚎一聲,“奪了又怎樣!”身擰手狠,纏筋拔起勢,聲勢兇惡的豹形回身,化作一道怪影,竟然直接抓向呂龍頭的腦顱。

    所有人都沒料到,對方如此膽大包天,大庭廣眾之下,居然想要造反!

    就在這時,從呂龍頭背后猛然竄出一道黑影,擰拳如拔匕,居然以攻對攻,這是暗殺拳的路數。

    兩道人影幾乎同時倒飛而出。

    暴狼也是沒有預料到這點,拳架子一松,三個北地拳師,還有其他護衛同時沖上,拳腳如刀戈錘棍,十幾聲骨折悶響,這位暴狼就像是爛泥般軟軟躺在地上。

    “龍頭,他怎么處理?”其中一名長老道,誰都知道暴狼是個瘋子,但沒想到他居然這么瘋。

    “先關下去,不要讓這個蠢貨破壞了幫內的大選,”呂龍頭目光深沉看了對方一眼:“暴狼,你太讓我們失望了!

    “呸!”暴狼吐了口血水,扭曲的笑了起來:“你這老鬼,從來都是面厚心黑,說的跟個正人似的,幫里誰不知道你的德行,無面,你也跟條狗似的,你爹當年就是被他打壓下去的,幫內三大罰,割鼻、黥面、斷耳,是他兒子呂小狼親手動的,你哪里是狼啊,分明是條狗,而且還是吃他呂家屎的狗……”

    無面狼面具背后看不出表情,將被打折的肩胛骨輕輕一轉,便接了上去,緩緩的退入了龍頭身后。

    就在眾人詭異復雜的目光中,暴狼一邊嚎叫,一邊被拖了下去,呂龍頭好似沒有聽到似的,溫和的笑著:“各位,狼頭大殿已經開啟了,狼神祭典已經被狼衛備好,一炷香后,便是龍頭重選之時,請各位移步吧!

    寇立默默的跟在金剛虎的身后,眼中閃過一絲怪異,剛剛那一剎那,他分明感受到,這暴狼的身上居然閃過一道滿嘴獠牙的血色狼影。

    這跟他當初在人匹狼身上感受到的氣息,幾乎是一模一樣。

    人匹狼既然是狼民大長老的兒子,這么說來,控制暴狼的,就是那位大長老了。

    看來果然是不只自己一方想要將掀桌子,倒是可以讓這大長老先試探試探。

    正好看看這呂龍頭的后手,到底是什么。

    寇立心中忽然一動,如果說大長老控制了這只暴狼,那么這家伙瘋癲的模樣,說不定只是演戲而已。

    那么演戲的目的是什么,故意被關起來?

    “去去就回,小心狼影!”

    金剛狼耳邊忽然響起一道細微的聲音,然后他一回頭,寇立的身影便就消失無蹤了,居然連自己的敏銳感應都沒有察覺。

    ‘狼影——’金剛虎眉頭一皺,他想到很多年前的一個傳說,關于水狼幫的起源。

    三十多年前,那時海禍才剛剛有起勢的跡象,而這座狼頭島,還叫做罪民島,是在這荒無人煙之地中,更加冷寂的地方,經常有罪犯數年沒見到一個活人,最后跳海自殺。

    幾乎每個月都有這樣的事發生。

    后來,由于不知什么原因,從中原各地運來了些身份各異的犯人,甚至還特意調了禁軍看守。

    這些被手鏈腳銬銬住的罪犯,自然不是官軍的對手,被治的死死的。

    海禍在當時其實已經有了跡象,海運的暴利,只要敢拼一次,轉身便能飛黃騰達,官軍中的某些人早已眼熱,只是有朝廷的禁令在,他們也不敢真的棄犯人于不顧,下海撈食。

    是犯人中的某一位,提議這些官軍,可以借助這海島地勢的便利,進行銷贓的買賣,并且仗著賬務的本事幫忙打理,逐漸成為鎮守官軍的心腹,而這人,就是如今的呂龍頭。

    具體的過程金剛虎也不大清楚,只知道隨著銷贓的開展,囚犯的勢力也在暗中擴大,與禁軍的矛盾也漸漸拉長,最終,爆發起了一場極劇烈的沖突。

    一開始,罪犯雖然實力大漲,但畢竟比不過訓練有素、甚至是軍中精銳的禁軍。

    但在最后,島上居然出現了天狼幻影,罪犯們借助天象之助,成功下克上,一舉打破官兵封鎖,逃離了島嶼。

    從此粵地地面上,便多了一伙命為水狼的刀匪,水狼二字,便是由此而來。

    而當初能引起天狼幻象的地方,就是如今的狼頭大殿。

    天地間的劇烈變化,就算他是大拳師,也不由生出某種敬畏,金剛虎看了眼島外,海風呼嘯,浪頭一浪高過一浪,似乎黑暗之中,還有劇烈的漩渦風暴。

    他有某種預感,這一夜的結局,或許會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

    寇立再度出現時,已是在島中的一條小道上,沒走幾步,狼嚎聲便零零落落從不遠處響起,還有某種骨頭摩擦的咀嚼聲。

    而等他趕過去時,就看到了詭異的一幕,狼和人,不是狼食人,而是人食狼,一個普通的島上居民,正把自己嘴巴塞進狼尸的腹部,而他的大腿、小臂、還有臉頰一側,都垂下了血糊糊的肉條肉片,渾身被血跡沾染,分不清是狼血還是人血。

    似乎是聽到了動靜,那人猛的轉過頭來,眼中滲出的,是像狼一般幽幽的光彩。

    “妖魔,”寇立皺眉:“不,應該是半妖魔!

    話音未落,那人便就撲了過來,雖是雙足奔跑,但是雙臂和上半身在晃動中勾拉撕抓,就真的像是一只化成人形的狼一樣。

    “來的正好,試一試你的本事!”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