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寇道 > 第六十九章 穴演術(上)

第六十九章 穴演術(上)

    “是你!”張肥仔驚叫道,雖然寇立這段時間氣質和容貌變化很大,但畢竟沒有整容,所以他一眼就認出來,對方就是當初花千兩銀子買藥的土豪。

    但是這怎么就變成表哥了,他們之前明明不認識的好吧,難道,一看到林素娥有些羞怯的表情,張肥仔頓時像是喝了口八二年的晉西沉醋,酸到缸子里去了。

    原來對方也是個嫌貧愛富的主兒,雖然他之前特別希望林素娥就是這樣的女人,但主角一換,那希望頓時就變成厭惡了。

    這種女人,真是趨炎附勢,一點也不注重內在,想到這里,他看了看眼前這個俊俏的小白臉兒,又摸了摸自己好似八月份大的肚皮,悲憤的想。

    “謝謝…表哥,不過,你不會針術啊!辈恢趺,對方一站在面前,林素就安心了,只是仍舊有些替對方擔憂。

    “無事,你說口訣我扎針,我有把握,”寇立頭也不回的道,反手拈起一根特制的金針。

    他雖然還沒有完全控制住金翅明王爪的怪力,但是土鷹門爪功中有一門拈花勁,是要從燒熟的綠豆中磨出皮來,并且將皮磨出花來才算成功。

    所以掌握抹針自然是不成問題的,他之前就看出來,林素娥似乎不善長針術,而且,這種瘋疾貌似是能傳染的,他也怕這笨女人腦子一壞就頂上去了。

    不僅瘋病是無藥醫的,笨蛋也是無藥醫的。

    “好,”林素娥似乎是得到了充足的信心,深吸一口氣,開始了搭脈、翻眼皮、以及其他看病的流程。

    “瘋疾,穢氣所化,封堵五官六孔,腐化臟腑,病入膏里,背生膿瘡!

    寇立將身子翻過來一看,果然,粘稠的黃色氣泡一個接著一個,看上去惡心的很。

    “治吧,看你怎么治,小心爛了一手,”張肥仔幸災樂禍的道。

    “表哥不要擔心,瘋疾特殊,觸碰病人身上,不會傳染!

    “但是一旦被體內血水惡液沾上,就一定會傳染,”林七指在旁邊貌似善意的提醒,“下針要當心!

    寇立對著身后滿臉擔心的林素娥搖了搖頭,“沒事,來吧!

    “瘋疾要解,需先摧人魂,巨關穴,鳩尾下一寸,又稱返魂穴,下刺半寸!

    寇立手影一閃,金針便準而又準的落入其中。

    林素娥見此,頓時松了口氣,而林七指卻露出一絲詫異,對方的手太穩了,就算是行醫幾十年的大夫,都不一定有對方的手法。

    但是這還不夠,遠遠不夠,瘋疾要是這么好治的話,整個嶺南也不會只出了一個金針林了。

    “復結穴,在左肋梢骨下一分,氣血相交,又名氣血囊,半寸又二分,并用丹皮、紅花搗汁敷之!

    “藏血穴,在雙耳后,屬太陰太陽經,下半寸,細細碾之!

    “靈臺穴,在項上……”

    而事實上,林七指又一次吃驚了,瘋疾這種癥狀,乃是穢氣入體,以身體各部位為養分,熏蒸各種身體疾病來,稍有不慎,便會如積木般層層坍塌,毀于一旦。

    所以要想解此癥狀,等同于一下子應付幾十種病理病情,而且還要考慮到藥物的相生相克,病理的生忌反應,沒有足夠的天賦和經驗,以及一顆完全冷靜的心,是完全不夠的,這個小姑娘,不像是他父親,倒像是——那個老鬼!

    一念及此,林七指眼中閃出嫉妒的光彩,對方才多大,要是讓她成長下去,豈不是自家神醫的名頭都不保了?

    但是這還不夠,就算擁有一流的醫術,一流的經驗,想要醫治這種病,還不行,還差了點最重要的。

    果然,林素娥的話語聲越來越緩,臉上終于露出遲疑的表情,最后突然附在寇立耳邊,悄然道:“寇大哥,我爺爺在針術中的記載,有些連我也沒弄懂,比如這個,涌泉穴,入三才匯聚之點,能聚氣、足血、生陽,這三才匯聚……”

    寇立嘴角微微揚起,對方不懂,但是他懂,而且這正是他所需要的。

    自從通過反推金翅明王爪,再運轉《洗髓篇》,將煉骨成就后,寇立就明白,無論是道家還是佛家,究其武道的根本,其實是在對于穴道的神秘運用上。

    而哪怕是運轉血液,用陽氣驅鬼,似乎也跟這種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穴道、陽氣、武道、鬼怪,凡俗的手段能與妖魔神仙產生瓜葛的,就只有這一條線了。

    而能弄清其中的奧妙,對于踏上最后一步,武叩仙門,必然有著極大的幫助。

    特殊觸感外放,金翅明王微微一拍,似輕實重,內外勁力同時爆發,對方腳掌下的青磚直接粉碎,而腳踝內部,筋肉血液同樣被撐開到了極限。

    在這一瞬間,寇立在特殊觸感的作用下,可以清晰的‘看見’在涌泉穴附近,有三個發亮的光點,但這種光點中似乎參雜著一縷淡薄的灰黑色,針尖一閃,正中其中三才位中心。

    只這一記針擊,這個中了瘋疾,已經奄奄一息的男子,居然發出了一聲悶呼。

    寇立這下可以肯定,那位林爺爺的針術,按照拳術上的層次來講,必然已經是進入了至誠之道,從有入無,摸進至誠而虛空的門檻。

    這種境界,就跟庖丁解牛的層次差不多,不,甚至還要高上一籌,畢竟庖丁解的是有形之物,而他是入的是無形之針,說是起死回生都相差無幾了。

    林素娥和林七指都是滿臉吃驚,只不過前者是驚中帶喜,而林七指就是驚中更怒了。

    而在圍觀眾人看來,那就是寇立下針如飛,林素娥妙手回春,那患瘋疾的死人,面上的紫腫居然越來越小,最后竟是奇跡般的消失不見,同時‘哇’的一聲,突出一口濁氣,居然清醒了過來,同時二話不說,跪倒在地。

    “感謝兩位恩公的救命之恩!

    圍觀者更是不敢置信,這困擾著粵地多年,讓人聞者色變的絕癥,居然在這短短不足半柱香的時間,被痊愈了?

    掌聲、歡呼聲、還有贊美聲,幾乎同一時間響起。

    林七指面色鐵青,想要再說些什么,卻被其中一個會老拉住,低聲道:“現在不好找事,回頭卡他們的藥材,讓他們空有鍋而無米下飯!

    就在這時,外面的念唱聲猛的響起,而且是一聲接著一聲——

    “九龍府知府送匾,賀寶芝醫館,妙手回春,醫德無雙!

    “汕城城主以百花相賀,春來百花開,館開救萬民!

    “水師馮總兵以詞相賀,吾軍殺敵保國,國館醫人保家!

    “江城知州送九鳳雙玉一對……”

    “白城……”

    每一聲念唱,這幾個來砸場子的人物面色就越發慘白,這里任何一個,都比他們靠山的靠山,還要強悍。

    幾人哪里還不明白,這不是撞到鐵板了,這是小妖怪撞上西天的須彌山,碰上克星的祖宗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