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寇道 > 第七十一章 穴演術(下)

第七十一章 穴演術(下)

    寇立二人的所作所為,也迅速傳遍了粵地各地,畢竟粵地三大害的兇惡名頭,已經流傳泛濫了幾十年,所以每當家中有孩童出生,都要求神拜佛,千萬不要害病。

    就算是當年一代神醫金針林,也只是在暮年之際,才堪堪突破了這一境界,而且以他的精力,根本無法像二人一樣,到處解疫救人。

    所以這寶芝醫館的名頭,就如龍卷漩渦,迅速席卷到了所有地方;誰都知道,館中有兩個活人神仙,據說是醫圣孫思邈的隔代傳人,以懸壺濟世、救治萬民為己任。

    寶芝醫館,比起之前黃公子安排各種托撐場面時,名氣還要大上十倍百倍。

    沿縣的小黃泥道上,周圍青禾遍地,初春的季節,一片郁郁蔥蔥,風吹葉擺,彌漫著一種農作物特有的清香;仿佛一個月前,滾滾的烏云、兇惡的風浪、還有那老天爺暴怒似的雨雪,都只是枯葉散枝,總被雨打風吹去。

    兩道帶著斗笠的人影緩緩漫步在小黃泥道上,附近農耕的百姓好似聽到了不得了的消息,一個個爭向往回趕。

    “聽說了嗎,牛家村的郭二傻子,就是得了瘋疾的那個,被治好啦!”

    “難道是那活神仙來了?”

    “就是兩個活神仙,他來我們村了,聽老黃說,那神仙只是將手一揮,那二傻子就吐出了黑水,然后病就好了!”

    “老天爺保佑保佑,我們這種鳥不生蛋、鬼不拉屎的窮地方,終于也有人救命了!

    “保佑兩位神仙長命百歲……”

    寇立抬了抬斗笠,看向旁邊的林素娥,他本以為對方會露出那種滿意、羞澀,或是幸福的表情,但是這傻姑娘卻是半點反應都沒有,倒是稍稍出乎了他的預料。

    “怎么,名氣大不開心嗎?”

    林素娥似乎沒想到寇立會這樣問,楞了下,才綻開陽光也似的笑容,“人救下來不就好了!

    寇立詫異看了對方一眼,嘴角微揚,“也對!

    “寇大哥你這是要回去了嗎?”林素娥微微不舍道。

    “黃公子有點事要我去做,拿人錢財,與人消災,”寇立貌似不經意的道,事實上,當初在黃公子那張紙條上,正是記載了羅嚴宗的消息,他要親自去探一探。

    用鳳府的能量暗中調查大半年,總算是找到這位大師兄的線索了!

    穿過黃泥道,直通官道,二三十里外,粵州城的輪廓已經若隱若現了。

    寇立忽然拉住了林素娥,淡淡道:“幾位,都出來吧!

    那幾人似乎也沒有隱藏的意圖,緩緩露出了身形,普通的武官袍子,面色蒼白,手腳粗大,并且帶有各種傷痕。

    更詭異的是,無論表情也好,眼神也好,都透著徹徹底底的死機,這種感覺,朝廷的銀衛?

    寇立卻并沒有看向他們,在他的強化耳力中,前方林中有一片約有方圓五丈的區域,聲音在逐漸消失,不,不能說是消失,應該是被吞噬。

    并且這種吞噬范圍還在逐漸擴大,五丈、十丈、二十丈,葉動、鳥鳴、花瓣灑落,乃至各種獸吼人聲,耳中卻始終沒有傳進半點聲音,就像是有一只無形的怪獸,正不斷吞食著所有。

    寇立敲了敲淡金色的指甲,本來該是散發出金屬交鳴之聲,如今卻像是加了層隔音膜,沒有半點敲打聲。

    林素娥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下意識的靠近了寇立,張嘴想要說些什么,卻是說不出話來。

    聲音的消失,伴隨著的,是越發駭人的威壓。

    寇立眉頭一皺,然后漸漸露出恍然的神色,聲音不是被吞噬,而是被抵消了,能有這種變化的武道,還在嶺南,貌似只有一種了。

    六省平倭總帥的畢生宿敵,海盜中的魔龍天王,蒙天斑的魔吞法!

    傳說之中,這位海盜王曾經以這一招,生生吃了十來位兵道殺拳高手的必殺一擊,這其中,甚至還有兵部三位大拳師的殺招。

    而在他被洪大帥引誘埋伏之后,更是憑此法硬擋了幾十顆鐵炮蛋子,真正做到以血肉之軀硬抗炮彈,當年上百門大炮轟了一天一夜,還有不知多少洪家軍精銳拿命來填,這才逼的這位海盜天王隕落在亂石坪。

    如今,這一招居然又重現在嶺南,在鳳公主開始整改粵行的關頭,毫無無疑,又會引起極大的波瀾。

    而且寇立已經確認了對方的身份,蒙天斑的親子,洪大帥的義子,朝廷特使蒙惡師。

    寇立眼皮子緩緩垂下,手指一根根搭在了刀柄之上,若是他人以為自己在百日煉骨期,就沒有半點還手之力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

    每一根手指搭在天狼刀的刀柄上,刀身的顫抖就開始加劇,刀雖無聲,但是空氣中卻仿佛蕩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寇立這些日子,除了煉骨和治病外,對于武道倒也不是半點沒有鉆研,煉骨的過程,除了拳術受限外,刀術可是不受限的。

    畢竟,兵械之術本就是為了彌補人體的脆弱,才由先人們創出。

    刀技——龍攪水。!

    只見寇立右推蹬直,右腳內扣,虎口扶刀,上體挺胸塌要外旋,一個半推半砍半捧的刀勢,林素娥猛然感受到猛烈的吞吐呼吸聲,成千上萬,弱小的身子骨居然被吹出三丈開外,然后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雨聲、雷聲、風聲、電聲、浪濤、漩渦、激流,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一夜,海面滾滾,數百里、上千里,烏云滾滾,狂風浪卷,黑暗之中,一條無形至大的巨龍正在揚首擺尾,吞吐著難以量計的氣流聲響。

    這本是配合著龍吐水呼吸法而推演出的招式,寇立渾身有多少個毛孔,便有多少種呼吸變化,有多少種呼吸變化,便有多少種刀勢變化,而有多少種刀勢變化,便有多少種刀吟之聲。

    那無聲而扭曲的氣場,終于承受不住這難以計數的聲音變化,剎那間,萬音齊鳴,瞬間,萬聲鼎沸!

    “寇總管不愧是粵拳大宗師,不僅拳術無敵,刀術也是駭人的很!

    寇立看著眼前這位黑色大氅,渾身充斥著邪意魅力的粗豪男子,緩緩道:“蒙天斑的拳術,你至少繼承了六成,你父親泉下有知,應該也滿足了!

    蒙惡師眼中陰沉之意一閃而過,對方這話,用的是一種指點晚輩的氣度,最年輕的粵拳大宗師,難道真以為擊敗了幾個不入流的倭奴人,就能跟粵地六大宗師比肩了?

    “寇總管在本地的名頭是旺,但在北地卻好似沒聽過你的名聲,又聽說你是在大宗師具不出動的前提下,才名揚嶺南的,還真是湊巧了啊!

    對方的諷刺話語雖然不算有多尖酸,但卻像是一條條滑蛇游入自己心中,這毫無疑問又是魔吞法的一種變化,倘若有一絲心虧,或是一絲怒意,心靈露出破綻,狂風暴雨的攻擊便會接踵而至。

    寇立雖然無法判斷對方是否入了至誠而神的境界,但這毫無疑問是至誠之道的變化,特殊觸覺之中,對方變成一條身體介乎無窮小和無窮大的海噬蜃龍,滾蕩烏黑的霧氣龍身中,仿佛能探首探爪。

    有蛇之詐,存龍之威,無面無相之魔龍——蜃龍!

    寇立冷哼一聲,知道這種意志上的交鋒比起拳術比斗更加兇惡,輸上一頭,拳術此生甚至可能無半點進步。

    腳步輕輕一踏,雖然地面沒有半點晃動,但是在在場中人的心中,地面仿佛層層下陷般,這種扭曲的感覺讓人幾近發瘋。

    而在特殊觸感之中,寇立的身影也開始節節高漲,手化鵬爪,腳化麟足,背插雙翅,體型同樣無止境的上升。

    龍行虎步,沿海插翅虎,粵地坐山龍!

    “北方沒有我的名聲,那是因為我還沒有到北方,大宗師不出馬,因為我上陣,便沒有他們的事了,年輕人,不要不知天高地厚!北地武行的晚輩是不是都像你這么沒規矩,還是說,你這個北地拳師,想讓我這個南拳大宗師教教規矩!”

    寇立一字一句一步,好似天雷擊地火,緩緩走到對方面前,居高臨下的盯著他,兩股龍形氣勢開始瘋狂的撞擊在一起。

    一方吞噬萬物,一方超脫萬物。

    蜃種魔龍強撞鷹眼天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财神打鱼输了6万多